快来削我啊

【锤基\AU】Here we are(12)(医生X病患)

月下:

12


“你想走了吗?”


Thor回过头,对上Loki微蹙的眉,那句话几乎是慌张的,带着惶恐。


晚上不能留在这边,Thor只是早上匆匆来访,上午就约了一个病人,一个厌食症的小姑娘,她的男朋友在一年前不断重复让她减轻她的体重,否则不如分手,实际上她的男朋友只是有了新的女孩,在她患上厌食症后飞速和她分手并屏蔽了一切联系方式。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只是工作。”


Loki的床边放着装载药品的托盘,小的玻璃器皿里是一些药片,绿色杯子里的水温恰到好处,泛着温吞的白气。是一看,Loki的病房里没有鲜花,一片白,那绿竟是唯一的色彩。而那白色中的人扯出一个苍白的笑,转头望着窗外哼歌,不着曲调,怪异,还有落寞。


落寞。


Thor才发现,这是Loki眼中常有的色彩,不自觉流露出的……落寞。


是无人陪伴,还是为失去而感伤呢。


自己在工作的时候,似乎从没关心过Loki在做什么,Loki的工作,日常生活。似乎要问,也是被搪塞过去。


现在想来,那时候多问一些就好了。


Thor定定地望着他,那时候,再多关心一点就好了。


沉浸在甜腻如过量糖份浆汁般的爱里,他一直以为自己付出得比较多。


无论是顺从他,那些甜点,还是挤压自己的休息时间,或者是……Thor无法忽视他从这些事物上得到的快感,但是,Loki呢?他的快乐,痛苦,生活。Thor发现,他能同Loki分享的,不过爱情,这一点而已。


他似乎从未主动探求过Loki所需要的,而事实就是,Loki首先是个单独的个体,其次才是他的男友。他一直都忽视了这个事实。


“大概……”Thor说着,“或许稍微几分钟没关系。”


Loki有些惊讶地抬头。


“稍微迟到一点也没关系,”Thor小心翼翼地,“我陪你把药吃完如何。”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Loki没说出来,他有些发愣,“倒是,”斟酌片刻,他说,“也没什么。”


窗外有发光的金色草坪。


*


过后是一天工作的总结,包括整理书写病人的病历,同事陆陆续续下班,迎接Thor的是暗金色的黄昏。


“他对药物有抵触情绪。”下午疗养院那边发来的信息,“意思就是,他在你不在的时候,根本不肯好好服用药物。”


其实手里的工作很早就做完了,很久以前的病历都拿出来整理了一遍,甚至是包括那些……已经没必要存在的病历。Thor觉得,或许他需要一些帮助。


*


接到电话时Frigga正在修剪花园的草坪,心灵手巧的女士爱把草地上的野花儿摘下来做成花环送给前来乞讨的孩子们,面包,牛奶,果酱,和一个制作精美的花环,多棒啊,如果幸运的话,遇上Odinson先生心情好 ,她会邀请他们进屋坐坐,桌上有水果和巧克力,还有些裹了糖霜的杏仁。她会邀请他们共进午餐,Odinson先生需要减脂,于是给孩子们的果冻和蜂蜜他可一点碰不着。Odinson先生气得跳脚,孩子们就咯咯地笑。


Frigga有一个儿子,那是这位女士的骄傲,她甚至摆弄了一下午的手机,给她的宝贝儿子设定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闹铃,那是一首英国童谣,她爱在夜晚时哼唱,伴着她的儿子入睡。


多好啊,每每响起这个旋律她都会想起那时依偎在自己怀里小小的金色团子。


“嘿Thor,最近怎样?”她用围裙把手擦干净。


*


——TBC——

评论

热度(15)

  1. 快来削我啊月下 转载了此文字
  2. LeviMcavoy月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