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一见钟情

miracle:

1


2012年10月16日      纽约    洛基


洛基把那个巨大的行李箱搬进租来的屋子里。很令人失望那些花花绿绿的墙纸和铺着大红玫瑰床单、压上去会发出脆弱呻吟的床并不符合他的美学,但是对于一个暂住地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有点沮丧自己为什么没有多攒一点钱可以住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至少是拥有银绿色的窗帘和绿色的帷帐。


也许现在称呼他为男人还过早,毕竟洛基还是个十九岁的英国男孩,有一双狡黠的绿眼睛和漂亮的脸蛋。这是他第一次独立远行,也是他第一次来到纽约。


这里的秋天没有那么多的雨水,稍微带着凉意的秋风吹起姑娘们的裙角。洛基很满意这个季节还能称得上温暖干燥,也许他可以在未来某一天长期定居在这里。这只是一个念头,但洛基喜欢这些突如其来的新鲜想法,虽然其中很多都是恶作剧,但是他自豪地把这当做他在这世上一点特殊的地方。


他想着也许今天不适合拜访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这里似乎被一个澳大利亚学校的学生占领了,洛基觉得他们也许是什么廉价的旅游团,才会穿着统一的大红的T恤衫,放眼望去构成一片红色的海洋。洛基低头看了看自己墨绿色的外套,感觉这个色差真让人尴尬。


他要被这片红色闷得喘不过气来:洛基在人群中艰难地护好胸前的相机。现在他做好了决定,要远离这片红色的海洋。


旁边有人兴奋地在介绍这个地方和博物馆奇妙夜相关的拍摄,洛基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想着真他妈幼稚,来到博物馆满脑子只有电影。然后下一秒他就被那个絮絮叨叨的大块头撞了一下。对方真是人高马大,洛基感觉整个神经系统都在尖叫着用银舌头怼死他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他庆幸自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依旧不忘记保护相机,不然他的小美人可能会飞出去变成一堆零件的残骸,可是他的肩膀被撞得生疼。


“哦哥们不好意思。”那个大个子扭过头来对他说。“好吧兄弟,小心点。”估计了一下双方战斗力后的洛基有点憋屈地甩下一句转身走人。那个金发大个子也套着那种傻不拉几的红色套头衫,肌肉的轮廓很完美,没有看清脸但是声音并不讨人厌。可笑的金色混着红色,洛基想着他就像那道中国菜,叫番茄炒蛋。


然后他很快地忘记了这个插曲。


托尔在给自己的好伙伴们讲着博物馆奇妙夜的故事。他过于兴奋以至于没有发现只有希芙带着一丝不忍和怜悯在听他说话;接下来他撞到了一个人,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的而且应该撞得不重。于是他大大咧咧地说不好意思。那个男孩抱怨了句小心点便一溜烟不见,他消失得太快让托尔有点怀疑他是被自己吓跑的。他最后看了一眼人群,又把目光转移回眼前的展品上。


2


2013年6月9日     墨尔本      托尔


托尔站在商场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购物清单,身边站着那个叫简的好看姑娘。今天是简的生日,然后大家把他们两个齐心协力地赶了出来,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说着让他们去买点东西准备准备,家中的事情他们会操心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可能大家始终相信托尔是个长不大的傻小子,于是众人用审视的目光团结地把简围在中间。谁看不出简对托尔有好感呢?“嗯……我猜托尔就看不出来。”然后大家露出哦托尔果然是个傻X的表情然后在托尔推门进屋的瞬间鸟兽状散去。


但是托尔其实还没有这么傻。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是瞒不住的,简看向他的眼神有时候深情地让他觉得自己脸是不是发生了变形。次数多了以后他就恍然大悟哦她喜欢我。


说没有感觉是假的。托尔对简好感不低,那个姑娘长得好看成绩又好身材还很棒,范达尔已经明里暗里哀叹了好几次可惜简眼睛有问题。单身二十年了的托尔有点犹豫,让女士主动表白可不是绅士该做的事情。


“我们还有什么要买的吗,托尔?”简看向托尔,她的耳朵有些发红,嘴角有散不去的笑意。托尔看着她的眼睛,那里面有光,有暗流,有隐藏的漩涡,有甜蜜的风暴。这就是喜欢一个人时候的目光,那里面有誓言无法超越的力量。


他几乎都要动摇了。


“简,我在想……”这时他的目光越到了她的身后,有一个黑发男子从店里走出。他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就瞟到了躲在街边咖啡店里的缩在报纸后面的小伙伴们。


哇哦。他对着他们眨眨眼睛。范达尔着急地翻了个白眼,沃斯塔格咬着手指发泄心中的紧张。


“嗯……托尔?托尔?”他也许会成为少数的在告白中走神的人并且将受尽嘲笑。于是他把手里的购物袋放到地上,一把把简抱了起来:“我在想你是否愿意答应我成为我的女朋友呢?”


他有点难过地发现自己甚至没有心跳加快。简的表情像是高兴地要哭出来了,这时他的小伙伴们冲了出来大叫着答应他。


顺理成章地托尔亲吻了这个哽咽的姑娘。他还在纠结着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到紧张,但是看着大家快乐的表情,他决定融入这份快乐里。


洛基茫然地听见背后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尖叫着欢呼着喊着祝福的话。他转过头去看见一个棕发姑娘被抱了起来,也许这又是一个恋爱或者求婚成功的完美现场。有路人看着他们鼓掌微笑,洛基轻飘飘地看了他们一眼便扭过了头。他准备明天去植物园拍照,也许那是会是个不错的旅程,胜过在大街上围观他人的欢乐。


3


2014年4月10日    伦敦    洛基


他现在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了,但依旧行为乖张,脾气古怪,但是生着好皮囊。于是喜欢他的人很多,讨厌他的人也不少。


洛基不会在意这种东西。他的朋友巴基·巴恩斯给他看杂志上有关他的报道:“……劳菲森先生也许依旧保持着上个世纪的艺术家们特有的品行,这样他的挑剔似乎得以解释。听说劳菲森先生至今为止没有谈过一场公开的恋爱或者说是没有恋爱,也许这位艺术家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吧,或许这些怪癖会让他的作品更加完美……”洛基不屑地笑笑。这些三流小报总是推测这些没有理由也没有意义的东西。“无病呻吟。”他说道。


也许是因为春天再次降临,人们手牵着手踏着风走在街上。也许英国的故事应该是从春天才开始的。剥去了晦涩沉重的外壳,伦敦轻的像是飘在天上。


情人之间的甜蜜快要感染整个世界,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和糖果的气息。洛基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特拉法尔加广场上,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里的相机。


那个相机还是两年前的那一个,就是差点被一个傻大个给撞掉的那一个。他现在有更好的配置的相机,可是有时候他还是愿意带上它。巴恩斯嘲笑他是个有初恋情怀的男人,洛基于是用甜甜的语气叫着巴基来恶心他。也许很难想象洛基还能有这样一个和他一样狼狈为奸的朋友,毕竟他嘴巴一直不讨人喜欢,但是他们神奇的友谊已经维持多年,不出生老病死的意外会继续延续下去。


特拉法尔加广场上的白鸽尖叫着滑翔,白色的羽翼划过太阳。纳尔逊纪念碑高高耸立,年轻人们又开始跳舞歌唱。也许这会有很好的镜头。他认真地开始调光。


就在这时镜头里出现了那个金发的男人的背影,和欢快的背景不一样的孤独令洛基感到一丝兴奋。他手里也许有玉米粒,那些白鸽扑闪着翅膀向他飞去,他渐渐地看起来像一个架子,上面停满了自由自在潇洒自如的鸟。


洛基突然感觉到心情很好。这张照片像是个恶作剧似的待在了他的宝贝相机里。他觉得自己现在甚至应该去喝一杯。


托尔依旧在努力维持着和简的关系,于是他邀请简一起来伦敦度过春假,但是临行前简所在的科学小组突然安排她前往考察,她甚至没有犹豫就搭上了实验室的车。大度说着没事的托尔临时找不到人陪自己,孤孤单单地来到了伦敦后在特拉法尔加广场被鸽子包围。听到快门声的时候他有些诧异地转过身,那些鸽子哗啦哗啦地飞了起来,像是打算制造一场风暴。那些白色的羽毛遮挡了他的视线,当他看清前方时什么人都没有时,托尔心大地挠挠头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了幻觉。不远处的一家小酒吧的店门刚刚关上,门口的铃铛还在响着。


4


2015年11月21日      阿拉斯加      托尔


托尔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滑雪服里。他现在全副武装,耳罩加绒内衣防寒面罩羊毛袜滑雪裤滑雪手套雪地靴样样不少。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眼睛露在外面,托尔感觉自己像一个球,一踢就可以滚得很远。


他和简在一个星期前和平分手,然后他听信了范达尔的鬼话自我放逐一段时间,踏上了前往阿拉斯加的路。范达尔坚信他一定是相信什么看到极光就会幸福一辈子的故事才会走得那么激动和欢脱,托尔解释他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他只是单纯地想看看极光并且顺便试验一下美好的心愿会不会实现。


总之他已经站上这片土地。


身边已经陆陆续续地出来了很多人。他们轻声交谈着,声音在防寒用具的阻挡下模糊不清。托尔看向自己身边忙碌的、和他一样只露出眼睛的男人。他已经支好了三脚架,现在在更换镜头。他手里的相机有点旧,像是买了很久但是不难看出主人的爱惜。男人聚精会神地调试着相机,托尔悄悄地看着他的眼睛。


这里的夜晚星空非常明亮,昂头看久了变会发觉自己的渺小。那些闪光不像是科学上所描述的来自几分钟前几个月前甚至几千年前的信号,托尔记得小时候听到的童话故事说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所以托尔一直坚信不疑那是人的灵魂在闪耀,同样的他没有少被嘲笑成亲爱的托尔宝宝。


但是那个男人的眼睛比星空更加璀璨。托尔努力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观察着。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像是名贵的珠宝。男人突然抬起身子,托尔吓得收回目光,假装专心地翻着手机,看着天气预报和攻略推测极光到来的时间。


哇,好险。他在心里吁了口气,然后听到了男人轻声的惊呼。


那阵辉煌降临人间。


洛基翻着照片心满意足,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极光。旁边那个一直在偷看自己的小子大概也是第一次,眼睛都直成那个傻样。其实他还是有点相信那个神话的,那些看到极光的人们将会得到幸福。听起来像是哄小孩的玩意,可是当你身临其境的时候,你的眼里只有那片天空,你的眼泪顺着脸颊涌动,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太他妈美好了。


5


2016年7月9日       纽约


洛基最终答应了巴恩斯的邀请,与他一起前往托尼·斯塔克的派对。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着地要我一起前往,明明我和斯塔克互相看不顺眼。”洛基揪住巴恩斯的一撮头发。


“可能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天才,亲爱的洛基。”巴恩斯掐着洛基腰间的软肉逼迫他放手。“这次不带上你的宝贝相机了吗?你的小美人呢?”


“为什么我要带上我的相机,我可害怕你撒酒疯对它干些什么。”洛基打掉巴恩斯的手。


“说实话洛基,你是不是应该谈一场恋爱了。我感觉你一个人已经很久了,如果没有我了你会怎么办呢。”


“你看,当我想成为一个摄影师时,两年后我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当我想着要定居纽约时,四年后我在这里有了房子。只要我想,我什么都会有的。”


“wow所以你是想单身老死吗?”


“我想要的是一见钟情。”


像是极光那样。


不可避免的吸引力。


无尽的力量。


就是你见到他了你就会知道的,你应该会知道的。


托尔靠在柜台上和罗杰斯聊天。他们谈论起初恋的时候托尔忍不住捶胸顿足:“我知道我没有爱上那个姑娘,我们看向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


“是怎么样的?”罗杰斯笑着问。


“我看着她就像我看着你的目光一样,而她看着我……就像那种,眼睛里面是一整个宇宙……嗯就是你现在的目光……”他顺着罗杰斯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巴恩斯和一个绿眼睛的男人。他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睛,他感觉他的眼睛里有一个宇宙。


洛基看向那个金发男人的眼睛。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嘿史蒂夫。”巴恩斯给了罗杰斯一个拥抱,“还有你——很久不见了托尼。我们真该好好聊聊——托尔,可以帮我照顾洛基吗?他是个很好的人……”


托尔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听进去巴恩斯后面说了什么。他感觉自己晕乎乎轻飘飘的,他陷入了那个宇宙。


也许这可以叫做一见钟情。


也许他们会很讶异,原来缘分已经戏弄他们多年。


6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化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    
彼此并无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    
他们也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①






Fin




-----------------------------------------------------


① 辛波斯卡 《一见钟情》







评论

热度(97)

  1. 快来削我啊mirac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