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你所知道的与不知道的(一发完)

卬埜:

《他们说恋爱时最好别听音乐》的番外


其实我一直觉得虽然基神不是亲生但奥丁还是爱他的,可能会更偏心索尔,但两块都是肉呀。所以你会发现这是一对开明父母面对他们出柜儿子的故事。


一对想套路儿子的爸妈+看穿了套路但还是掉进去的小儿子+全程被套路的大儿子


虽然跟原本想的有些差距,但还是写了。


果然这种笔调下我写不了欢脱【累。


食用愉快!










洛基挺了挺腰,又深深吸了口气,一种准备英勇就义的使命感贯彻全身。他截住索尔正欲按响门铃的手,坚定地望着那张疑惑的面孔,下一秒却讨巧地眨巴眨巴眼睛,“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应他的是索尔一声宠溺而无奈的“洛基”。


 


“好吧至少再等五分钟。”他不情不愿地退步,然后给了索尔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把对方那句跑到嗓子眼儿的“但是……”生生逼了回去。


 


洛基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索尔呆在一起久了连干蠢事都得心应手了。


 


他早已不记清昨晚那部分糟心的细节,却唯独对一通电话难以忘却。他趁着索尔去卫生间的空档拨了家庭号码,电话刚接通他就畅畅快快地挑衅一番,然后不管不顾地单方面结束通话。


 


可就那短短几秒,还是害惨了他。洛基坚决认为那一刻的他不是真实的自己,而是一个被愚蠢病毒侵入的“蠢货洛基”,现在他的窘境全都要归罪于这个入侵者。


 


还没结束对“蠢货洛基”的脑内审判,就先被老奥丁的暴躁吼叫给震得不敢动弹:“臭小子你们还打算在外面站多久?!”


 


——well,这可不像个好的开始。


 


当他们进门时,老奥丁正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看报纸,而弗丽嘉在厨房忙碌着,似乎谁也不在乎他们的两个儿子回家了没。


 


这太尴尬了,洛基想。他们站在奥丁面前,坐也不是站也不能,全因为几个小时前索尔提出的“坦白所有”,而他当时竟然同意了!


 


懊悔就像个阴险的妖精对他冷嘲热讽。他不知道是该委婉地告诉自己的哥哥,从奥丁和芙丽嘉的反常态度来看,他们的小把戏早已被看穿,还是该直接坦白自己那头脑发热的“提前通报”。


 


但他最后选择狠狠掐了一把索尔的腰,防止他的表白声明让情况变得更糟。


 


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奥丁将报纸翻到第二版,粗略地浏览了一眼后便随意地把它丢在一旁。双手交叠在胸前,他皱着眉将视线牢牢地固定在两人身上,威严地开口:“你们昨天就那么跑出去,现在回来也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索尔攥住洛基小动作不断的手,把它藏在自己身后,语气坚定毫不动摇:“是这样的没错,父亲……”


 


“一会儿再说吧孩子,”芙丽嘉从厨房端出烤面包,笑着打断发言,“怎么不坐下呢?”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看着两个孩子坐在丈夫对面,才满意地在洛基的另一侧空位上落座。


 


洛基诧异,没错过母亲眼中那抹狡黠的光。。他朝芙丽嘉挑了挑眉,怪异的默契在他们之间流动,使他对情况了然于胸,前一刻的心慌和无措顿时消失无影。


 


索尔继续道:“我对接下来的宣布的事情很严肃……”


 


“那你更得先吃点东西了。”芙丽嘉给自己的大儿子喂了嘴面包,“烤的时间有点长了。”


 


“也许对你们来说这很疯狂,但是……”“洛基你想要一个吗?”芙丽嘉把面包递给小儿子。


 


“我和洛基……”“谢了母亲。”


 


“……”反应再慢,索尔也终于意识到芙丽嘉的有意为之了。他幽怨地看着洛基,为他配合母亲的恶作剧而哭笑不得。而对方无视了他的视线,优雅地盯着依旧一脸严肃的奥丁,说道:“我们在一起了。”


 


那张几近面瘫的脸没有流露出一点儿感情,也未出一言以复。索尔被他的直白给吓得呆住,芙丽嘉也紧抿着唇。时间长到让洛基心虚,乃至怀疑自己刚才估计错误,鲁莽地把他们推入僵局。


 


他刚打算打哈哈说句“kidding!”,就被芙丽嘉爽朗的笑声再次打断。


 


“我原以为会先是索尔来告知这个消息”,她弯着眼角,岁月留下的皱褶使她更显风韵,“老头子不过在洛基的那通电话生气罢了。”就像一位温柔慈爱的母亲向她最深爱的孩子们传授人生哲理,她说道:“男孩们,那个时间段老年人都在深眠。”


 


洛基脸一红,支支吾吾地憋不出半个字。索尔全然状况之外,他来回打量着另外三个当事人,希望有谁能给他解释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只得到统一的缄默。


 


就在他打算放弃之时,被妻子戳破心思的奥丁不乐意地闷哼了声:“本来就是把你当索尔的童养媳养的。”


 


索尔惊愕地瞪大了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却又为此般暗示言辞而燥热。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洛基那冷静却挑衅意味十足的声音就先盖过了一切:“别搞错了死老头,明明是你儿子要带着财产嫁给我。”


 


芙丽嘉故作惊讶地把嘴张成O型,然后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要趴在腿上。像是被女人的笑声感染般,依旧绷着脸的父子两人也挑起了嘴角,然后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索尔尴尬地摸摸后脑勺,不明所以地瞧着一系列的转变,一些事情在他脑海里炸开了花。最终,他也加入了这一阖家欢乐的时刻。


 


好吧,他想,至少现在他是知道点儿什么了。


 


 


——完——



评论

热度(62)

  1. 快来削我啊锐戋_RayGM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