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一个可能是淑女基的AU01

这个东西超难吃:

记一个脑洞(←说得好像你产过正文似的)
ABO的


约顿海姆和阿斯嘉德是相距很远很远的两个城市,前者盛产美人(假装是这样吧好吗)后者生产黄金。
约顿海姆大户劳菲和阿斯嘉德首富奥丁是故交,老战友,以前非常要好,只是劳菲从军队退役返乡后他们就极少再见面了。虽然如此,两人还是保持着不那么频繁的书信往来。
后来,劳菲家横生变故,家主劳菲遭人陷害身亡,人丁稀薄的劳菲家树倒猢狲散,(一方面也是不敢惹事)余下一个病中的beta小少爷和一个忠心的老仆。老仆自己还有个智力不足的孩子要带,生活很艰苦,抠出一点钱能保小少爷不饿死就很好了,于是小少爷的病就一直熬着,逐渐的就恶化了。老仆千求万求感动了医生,也只是给了两付药,治标不治本,保他不在今明两天一命呜呼而已。
再后来,阿斯嘉德来人了。因为路途遥远,通信不及时,所以奥丁迟迟没有收到消息,但当他一得知此事时,当即就派人,说要把小洛基接过去,万幸是没拖到小少爷咽气。洛基在约顿海姆治病休养了好些天,虽然还在病中,但已经可以启程上路了。一路上,奥丁和他托付的人一直有通信,在到达阿斯嘉德的前夜,受托人告诉洛基一个消息,他要被奥丁家收养了。病弱的孩子只是点点头,他听得懂这什么意思,不过他也没什么选的了,受人恩惠的从来也无法要求什么。不过奥丁说,收养只是名义上的,洛基可以不用担心劳菲森的姓氏被抹去。洛基也明白这恩情有多大,所以他由心底里是非常敬重奥丁。
到达奥丁府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接风宴上没有洛基,颠簸了一路的病号一入门就直接去了给他安排好的小院养病。
奥丁的长子索尔 奥丁森对劳菲森家的事了解不多,但一窝子三姑六婆还没见着面就直夸洛基 劳菲森多么多么的天资聪颖,乖巧可人,这让索尔倒瞧不起这小少爷了。从来也不见上门示过好的空壳大户破落人家,发了难就知道来蹭他的有钱老友,况且洛基这还不只是蹭,直接就成养子了。难民翻身做主子,披金戴银,进出得人恭恭敬敬喊一句二少,多得意啊!
接风宴上,索尔没瞧着传说中的小少爷,更是嫌弃到不行,约顿鬼死冷的破地方都没把这毛小子冻到嗝屁,车马颠两颠就不行了,这是做给谁看?
饭后老爷子提出要去小院走一走,说是正式收养前先去探探可怜的小洛基,让索尔也跟上。
大少爷这会子性子来了,梗着脖子把头一撇,抱歉,约人了。
呸!一个病秧子架子比天大!
奥丁知道他话里酸着,也不计较,就带着弗丽嘉和几个提着食盒药盒的奴婢自个儿去了。
这次没见上面,下一次就是大半年后的事了。本来收养仪式是有机会见一见的,但索尔就是个牛脾气,拉不下这脸,问他好不好奇这白来的漂亮弟弟,摇摇头,不好奇!毛孩子和狐朋狗友吹牛吹大了,说那什么破玩意收养仪式他都可以不去,人家问他,你敢这么跟你老头对着干吗?一个酒嗝打起来,安静了小半会儿,敢!怎么不敢!
(收养仪式是为了告诉外人劳菲森没死光,而且现在由他奥丁罩着,以后就没人能欺负洛基)
最后索尔为了实现和老头“对着干”的大话,是先跑路了再寄信回来,说回城了,跟舅舅学打猎去。
奥丁生气,但一时也抓不住这瓜娃子,虽然索尔是自己跑的路,但和舅舅在一起总还算是安全的,就不去管他了
(索尔属于,在另外一个城市学习(也就是舅舅所在的城市,奥丁是有意让他去外边吃点苦),假期回家的情况)
然后就是大半年后的事了。大半年后,假期索尔又回来,一下马椅子都没坐热就被一帮损友拖了出去,说是带他去看个好东西。
这个好东西其实是个人,华纳海姆来的一个Omega小姐,随阿娘省亲顺道来阿斯嘉德玩两天,传得是天仙一般的模样,身上香得能醉倒半条街的Alpha。
索尔也是个Alpha,又是十几岁血气方刚的小年轻,自然也是对漂亮姑娘感兴趣的,就跟着他们出去跑一跑。
天仙小姐具体在哪一群人里也是没人能说个准,就那么沿街吃吃玩玩闹闹,听到点风声雨声就随便寻过去看看。
没怎想,最后给寻到奥丁府上了,一问家仆,还真有位华纳的小姐上门做客,正在小杂园上坐着呢。小杂园本是个年代很久的花园,后来不知怎的弃用了,生的是荒草萋萋,府上人忘了它的本名,叫着叫着就成小杂园了。听到此处索尔也是心生疑惑,小杂园不光荒凉阴森,虫子还多,天仙小姐去那里是做什么?又说来做客,做的又是谁的客,难不成这样的闺秀还能跟那群碎嘴的婆娘结交?奇了怪了。
见大少爷迟疑,先前答话的家仆又添上嘴,今时不同往日了少爷,小杂园翻了新,栽上新花新柳,红红绿绿的,可是漂亮极了。
噢...这么老的园子还有人看上啊...
谁翻的?
老爷
嗯?臭老头转性啊?
不不不,老爷不管,是二少喜欢,老爷就找人理了理园子,刷上新漆,说是送他了。这园里的花草可都是二少自己打理的哩。
索尔这才想起自己有个白捡的弟弟,明明是个beta还这么娘唧唧的,还新花新柳,弱柳扶风吗?还真当自己是个黛玉了
不过索尔也没搁这大门口跟仆人瞎耗,一帮朋友还等着看天仙小姐呢,于是他们进了门就直奔着小杂园去。小杂园正门给改了,家仆忘了说,索尔他们七弯八拐的走到怀疑人生也没见着入口,(因为索尔家是无敌变态大,需要地图那种)不知谁提的议,一帮纨绔决定翻墙进去。
一伙人刚一上墙,几个奴婢端着食盒就拐了进来,见着墙上的大少爷,淡定行了礼,又问,少爷和公子们怎么不走门进园?细手一指,门在那呢。
墙上几个公子哥相顾一滞,瞬时又默契的笑闹起来,你们懂什么!这上边的风景可好了!
闻言几个奴婢也不做久留,行了礼便要走,打头的奴婢刚一转身又想起什么事似的回了头,少爷公子们,小心弄坏了二少的藤木,那位爷对这花花草草喜欢得紧。
几人互相看了看,一个两个摊手的摊手,耸肩的耸肩,奴婢口中二少的藤木现在正垫在他们屁股底下,洛基让这绿油油的东西爬上墙了
索尔本来是不喜欢他这二弟的,没怎想面还没见着就把人家种的花花草草给坐坏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索尔的心里还是不由的虚起来。真奇怪,他一个一米八还能长的黑糙汉子居然担心一棵小豆苗会数落他,索尔不禁打了个寒颤,甩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丢出去。
大少爷大手一挥,没关系!我顶着!谅他也不敢告我老爹!
话音刚落,天仙小姐就从屋里出来了,几个毛头小子还在墙沿上,这会下去动静太大,怕惊扰了小姐,便踩着二少的藤蹭蹭蹭挤到一边藤架子旁边躲着,拨开层层叠叠的绿叶,几双圆溜溜的眼睛在暗处发着精光。
天仙小姐似是坐在亭下等人,方才几个奴婢也来了,前前后后上了茶水糕点就退了下去,留小姐一人在那坐着。话说这Omega小姐,要说好闻那是真好闻,只是没他们说的醉倒半条街那么厉害,长得吧...也确实是不错,不过天仙就称不上了,至少索尔这么想。他也是在外混过的,见识广些,不像这几个土豪乡巴佬,十几年没见过几个漂亮姑娘。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阿斯嘉德盛产歪瓜裂枣,好看的基本都是外地来打工的,大多也是往秦楼楚馆,勾栏戏院输出,要索尔说,这天仙小姐也就比那烟雨楼的花魁姑娘好看那么一丢丢,兴许还是这条裙子挑得好。
天仙小姐等的人很快就来了,是个身着墨绿衣衫,姿态儒雅的黑发少年。少年身材纤瘦,深色的袖口露出一小节手指白皙修长,十分好看,只是人背着墙面,刚好让墙上的几位看不着脸。
现在几个公子哥又对这“绿油油的小美人”起了兴趣,也不知是谁先说的,但大家都一致认定那少年大概长得也不错,因他背影好看,身上又香,指不定又是一个Omega。
他们在底下谈了好一会儿,墙上的人又听不见对话,很快就没了兴致,开始在那边拔“二少喜欢得紧的叶子”和“二少喜欢得紧的花儿”,索尔在那边看得皱起了眉,他顶着,话是这样说,这些人也忒贱格了点吧。他一人抽了他们一脑袋,都他妈给我收着点。
这边还闹着,那边已经谈完了,墨绿衣衫的少年领着人往小园出口走去,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少年在晨光下泛着微光的侧脸轮廓和小巧可爱的耳朵。最先发现的范达尔推了推还在互捶的几个傻愣子,来了来了!快看快看!
什么来了?什么鬼?
洛基没有亲自将人送到府邸正门,只因他还有事,只好向小姐道了歉,在小杂园门口就止了步
只见少年缓缓的转身过来,墙上的几位屏气凝神,等得甚是焦急
(此处省略800字难吃小学生文笔无法描述的基妹盛世美颜的描写...)
不管是谁,都先下来吧
洛基不知从哪搬来一架梯子
上面很危险
索尔就那么呆坐着,直愣愣的盯着底下抱着梯子的少年,一时忘记了开口,左右狐朋狗友倒是一个个此起彼伏的赞叹
卧槽绿油油的大美人...
天仙啊这才是...天仙
我的妈...见到活的仙女了...(口误)
我要娶他...
不行!索尔猝不及防一大嗓门就喊了出来,本来在隐蔽处的众人瞬间暴露了确切位置。
傻狗喊什么喊?
你急什么?我捞不到你就吃的着吗?我不行你行啊?
别吵吵!
不行...索尔有些失神的自言自语,不行...
家仆说这是二少的园子,平时也是二少自己亲自打理,那么这个不会是...
抱着梯子的少年抬头,侧着脑袋甜甜的笑起来
范达尔摇着沃斯塔格,我的老天爷!大美人对我笑了!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哥哥,我没想到你会来。
瞬间空气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移向僵成石雕的索尔,清透的少年嗓音一声哥哥喊进了索尔的心坎里
黑糙汉子不惧脸红!
洛...基?
是我。哥哥,你们快下来,我认真的,那树有毒。
……毒?
嗯!
一群呆头鹅似的年轻Alpha一个个下饺子似的往下跳,一边架好了的梯子完全被无视
小美人,你就没有点解药什么的吗?
洛基认真的摇摇头,
那我们会怎么样
屁股...可能会很痒...很久...


——————————


今天的脑洞画风完全不一样了欸
可是意外的故事讲得还挺顺溜?
燃鹅明天还要上班,要睡觉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有人看的话再补充一点,晚安😛

评论

热度(114)

  1. 快来削我啊这个东西超难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