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星期六(锤基短篇,一发完)

Arashi:

文之前在微博上连载,今天完结了,搬到LOFT上来,和之前的风格有点出入哈哈,不过依旧喜欢大家会喜欢啦




星期六


 


-现代校园AU,锤基only,HE




01


 


“……你听说了吗?橄榄球队那个Odinson跟生物学院的Jane分手了。”


Loki为此驻足,牛津鞋蹭着光滑的地砖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很轻,很轻,大概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静谧的走廊拐角,两个男生勾肩搭背地朝人多的地方走,那正好与Loki的目的地呈反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天气影响,夏天里校园的八卦总是传得飞快,像一条融化的重口味冰棍,放在太阳底下不一会儿就消失得干净,四周都染上了那股味道。


他闭上眼睛,走廊上的风沙沙作响,等他消化完刚才那句话所囊括的信息量,再睁眼的时候看到了Satere。


Satere有着柔顺的长卷发,她身躯修长,胸部饱满,脸上总是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像恶魔又像天使,是一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女性。


“我现在不想见你。”Loki吸了口气,径直往学院楼走。


Satere跟在他身边,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她背着手,轻快地吹了声口哨,明媚而狡黠地笑着说:“但你想见Thor。”


Loki了解Satere,他知道她此刻的潜台词是:“看,Thor刚分手,你有机会了,为什么不去见见他呢?”Loki忍住怒意,瞪了Satere一眼,“我不认识Odinson,你不要多管闲事。”


Satere停下脚步,倾身时长发垂落在肩头,“你不要?那我可拿走了。”她又笑起来,活泼得让Loki嫉妒,她笑的时候墨绿色的裙摆会微微抖动,泛起一点波浪,抿起薄唇,她舔了舔下唇瓣,苍白之上显出一点红色。


“我要去实验室了。”Loki耐心地回复Satere,低头望着表盘上的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他本该已经坐在实验室里了。


Satere眨眨眼,勾起嘴角说:“那我去橄榄球场。”


Loki看着Satere消失在冬青树大道上,眼睛里一片冰冷。


 


02


橄榄球场上人影晃动,肌肉猛男们竞相跳动着压制对方,Satere绕着自己卷曲的发梢,挤在人群中稍微有些憋闷,她对比赛并不怎么感兴趣,一心期盼着快点结束,直到运动员们摘下面罩,她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球场边原本聚集的人慢慢都散了,她靠在大树边,耐心地等待金色的人影出现。Satere低头望着自己的影子,掰着手指数着又过去了几分钟,忽然一双今季Underarmour的新款橄榄球鞋踩到了黑色的影子上,Satere顺势抬头,对上刚冲过澡的男人的眼睛。


“可以约你去吃晚饭吗?”Satere惬意地眯起眼睛,上前走到Thor身边。


金色的眉毛微动,Thor歪了歪脑袋问:“你怎么知道我会从这里离开?”他嗓音低沉浑厚,闪过一瞬吃惊,没有拒绝Satere的邀请,推了推她的手臂跟她一起往外走。


Satere仔细思考着这个问题,很想给Thor一个确切的回复,最终她耸了耸肩说:“我不知道,或许是习惯,或许是运气,冥冥之中我就站在了这里。”


Thor没有追问,笑了笑带她走出校园,“去新开的诸神黄昏?他家的牛排不错。”


Satere清脆地嗯了一声,跟上Thor的步伐。她没有做自我介绍——想想她也算是校园名人,Thor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等待上菜的时候,Satere用眼角的余光打量Thor,他头发上的水珠还没有全干,有几滴顺着他的耳廓往下,落在了肩膀上,那儿的红色布料顿时一深,Satere看得入神,直到Thor抬手在眼前晃了晃她才回过神来。


“吃甜点时要喝点什么吗?刚才忘了点。”Thor满不在乎地翻看菜单,时刻注意着Satere的反应。


“一杯咖啡,加奶不加糖,多加一份奶。”Satere喜欢甜点配苦咖啡,舌尖残留的口感不会太腻,她爽快地回答了Thor。


他们终于确定了最终菜单,加单的同时前菜已经上了,Satere吃着沙拉,看Thor大口咀嚼的样子问道:“你会觉得奇怪吗?突如其来的约会。”


Thor咽下龙虾肉,蓝眼睛从下往上打量着Satere,“不,我等很久了。”他说得直接,对面人的耳根泛起了淡淡的红色,Thor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的反应。


因为Thor这句话,Satere之前仅有的一点担忧顿时没了,她面带红晕,兴奋地低声说:“不,我等得更久。之前你有女朋友,我怎么能接近你呢?我能主动约你,你应该很意外——别说没有,我看得出你很讶异。”


Thor没有说话,喝下红酒的Satere好像越来越多话了。


“不过这样很好呀,你刚分手就能有新的恋人,如果我是Foster,肯定会气死。”Satere嬉笑起来,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推论,“嗯,真的很好。你们是怎么分手的?”


Thor没想到她会打听自己和前女友的事,干巴巴地耸了耸肩,“嗯……她太忙了,我们没什么共同爱好,平时没空在一起。”


“我不喜欢橄榄球。”Satere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说,“我不喜欢体育运动。你会因为这个跟我分手吗?”


“我们还不是情侣。”Thor偷笑起来,不忍打断对面自顾自话的人。


Satere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她有没有说过自己很喜欢Thor笑起来的样子?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蓝眼睛里带着真诚的快乐,Satere懊悔不已,如果知道这件事会进展得那么顺利,她就应该在他们分手前把Thor抢过来,该死的,她看Jane不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你要拒绝我?”Satere挑了挑眉,“你笑什么?”


Thor摇摇头示意说:“先吃饭。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嗯,你真有趣,我们可以放慢节奏吗?”


Satere撇撇嘴,突然觉得Thor拖沓极了,“好吧,如你所愿。”


“……小心点,你的袖子脏了。”在Satere准备吃鳕鱼排的时候,Thor细心地发现她的衣袖差点沾到了旁边的酱汁。


叉子插入鳕鱼肉中,Satere看向Thor的眼睛,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甜蜜起来。


 


03


街口的红绿灯已经多次变幻,Loki却始终站在那里。


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餐厅,Loki在回宿舍区的路上注意到坐在临窗位置的男女,他深吸了口气,脚步沉重得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开。


Satere不知道说到什么,古灵精怪地皱皱眉,而金发男人突然伸手帮她擦掉唇边沾到的酱汁,Loki只觉得唇边一热,接着那股热气蔓延到全身,却没有缓解他手脚冰凉的现状。


 


一直以来Satere都是Loki最好的朋友。


而Thor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Loki深吸了口气,他认识Thor很久了,尽管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交流,Loki也知道Thor对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可现在Satere在他身边。


月亮出来了,风吹过,橡树叶子哗哗作响,树叶和枝桠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圈圈地交缠在一起,显得静谧极了。Thor带着Satere出了店门,在暖黄色的路灯下告别。


Loki这才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过了马路,太阳穴一跳,路上的车慢慢多了起来,他不禁有些后怕。


他加快脚步朝宿舍区走,从实验室出来他的眼皮就一直在跳,没想到竟是预兆着这种事。身后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Loki习惯性整理自己的袖口,触碰到一点湿润,这是下午在实验室沾上的,他匆匆出来就是为了回家换衣服,可惜迟了,如果运气不好,这件衣服估计会报废。


Loki暂时忘了刚才不愉快,望了一眼天上的猎户座,低头时不自觉地往Thor离开的方向看。


 


04


他就读的州立大学离他名下的房产并不远,来回大概花费两小时左右,虽然学生宿舍是公寓式的,平时也没有人会来窜门,但Loki依旧觉得住校令人不自在。所以每到星期六清晨,Loki就会带着一周的疲惫早早开车回家。


花园维持着上周的模样,但仿佛多了几丛三色堇,下车后Loki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跟坐在门口看报的管家Heimdallr打了个招呼。


“你是老年人吗?每次回来你都在晒太阳、看报纸。”Loki忍不住讥讽一句,站到Heimdallr面前


隔壁庭院的小狗见到Loki一如既往地冲他吠了几声,Loki低头扮了个鬼脸,呼吸着乡间的清新空气,自顾自进门去。


 


05


莎士比亚戏剧选读是Loki为数不多与Thor有交集的课程。学期初他根本没有想过会在这种课上遇到Thor,那时他在后排坐定,风风火火迟到了的金发男人轻轻敲了敲后门,请求最靠近门边的同学帮他开一下被锁上的门。


Loki心跳加速,他知道那个声音是Thor,低沉的、有点咬字不清、又带点古英语的用法,他故作镇定,帮Thor开了锁,高大的男人猫着腰进来,对他说了句谢谢。Loki以为他会选择较少人的后排入座,结果Thor慢慢往前排走去,坐到了JaneFoster的身边。他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本以为Thor会坐在他附近,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书本,白白错过了一个与Thor对视的机会。


啊,又是Jane Foster!


Loki没来由地想翻白眼,心脏像被一团海绵包着肆意揉搓,他不喜欢Foster小姐,但他自认为就算是自己也没能力逼迫Thor来上莎士比亚相关的选修课。好的,Foster小姐赢了。笔尖戳破了这一页纸,Loki愤懑不已。


绿眼睛盯着前排的男女不放,Thor即使是坐在前排也敢迅速趴下入睡,而Foster伸手小心地碰了碰他,Thor换了个方向继续睡觉。Loki弯起嘴角,觉得Thor真是有趣,一如既往地有趣——


就像他当初在小学门口见到Thor时那样,他的门牙还没长全,站在他妈妈身边等待她帮他扎好头发,一边用他那漏风的牙齿跟附近路过的每个他认识的小孩打招呼,被母亲拽疼的时候他会哇哇大叫,被打了屁股他却不会哭,只会转过头嬉笑认错,金发女人刮了刮Thor的鼻子,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快点去教室。


Loki站在树荫之下,觉得那个金发小子真像个无忧无虑的天使。


 


现在他来了,即使和Foster分手了他也依旧不爱坐后面,Loki趴在桌面想,他到底应不应该往前坐一点?


 


06


Thor朝Satere跑来,气喘吁吁地抹去额头上的汗珠问:“没有让你久等吧。”


正是夏天太阳最毒辣的中午,过往的情侣无一不打着伞,抱着课本往图书馆去,或者男孩牵着女孩的手说说笑笑地往附近的下午茶餐厅、电影院走。


Satere眼珠一转,拉着Thor的手从草坪上起来,“我等了很久,你要怎么补偿我?”


Thor抿着嘴唇,刚想握住Satere的手却被她逃开,他无奈地说:“我倒是想补偿你,可你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约你出来。”


“等我约你就好。”Satere回头,得意地冲Thor挑衅着,像个临幸情妇的国王一样。


“那你打算今晚跟我吃饭吗?”Thor走上前追问,“你这样在球场边等我会让我分心,今天差点被队友打中了,严重点会脑震荡的。”


Satere白了他一眼说:“你视力这么好?我明明站得很远。”


“嗯……你告诉我你前两天去了哪里,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你的。”Thor企图与Satere交换信息。


Satere意外地挑挑眉说:“我回家了而已,难道你还要跟着我回去?好了,轮到你说了。”她看见Thor的手势,顺从地附耳到Thor嘴边,结果就在那一瞬间,金发蹭过她的耳廓,在她的脸颊上吻了吻。


街头热浪翻滚,等着过马路的男女打闹起来,男人偶尔传来一声痛呼,接着便搂紧了身边人,用行动安抚了对方。


“下次来给我加油吧。”


 


07


炎热的夏天到处都洋溢着热情,,学校对面的冰淇淋车迎来了每年的销售旺季,车表又一次涂成了粉色,放着嘈杂的电子音乐,吸引过路的男女老少来买冰品,Loki对此深恶痛绝,每次路过那儿都必须绕开排队的人群才能到达他想去的店铺。


他站在面包屋里挑选了几个他感兴趣的种类,凑到整数金额拿去付账。


“我们有下单现烘培的咖啡豆,要不要来一杯手冲单品?”店员热情地向他介绍。


Loki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站在玻璃房里四处张望,冰淇淋车的旋律即使在这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他抹去额上的汗珠,不耐烦地蹬着地面,目光盯着粉色的篷布,诅咒他们的制冷剂失效赶紧关门走人。


“要加糖吗?”店员帮Loki包好了面包,活泼地用绸带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


“加奶,不要糖。”Loki摆摆手,接过打包好的面包放进袋子里,打开杯盖喝了一口曼特宁。


又烫又苦,迎着潮热的夏风的确不是最佳搭配。Loki叫苦不迭,后悔没让店员给他加多几块冰,恼恨地出了面包屋,他又一次要经过那辆冰淇淋车,心下更是烦躁,皱起眉头寻找其他回去的路。


面包屋往右是电影院,那边人也不少,但可以绕巷子回宿舍。Loki在脑子里计划好路线,哼着歌往前走。他的生活一般是在实验室、宿舍两点一线徘徊,但偶尔他也会去看看电影。于是路过电影院的时候他特地放慢了脚步,看到里面贴着大幅《金刚:骷髅岛》的宣传海报,Loki撇撇嘴,表示对这个没有兴趣。


但在排队的人群中,好像不少都是要看那部动作片的,Loki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金发、黑发、红发、棕发,加上各色的衣服混杂在一起,女孩的娇笑声,男孩粗沉的嗓音,无一不让他感到窒息。


Loki站了很久,LED屏上的电影时间表已经滚动了好几轮,看得他眼睛酸涩。


 


08


Heimdallr悠闲的周末从看报纸开始,自从这个街区的小孩基本上都长大成人搬出去以后,再也没有调皮蛋会在放学后拿弹弓射他们家房子的玻璃窗,要知道以前他为了赶那些小屁孩可花了不少功夫。


他的目光在眼前一身黑的小主人身上打转,清了清嗓说:“你母亲寄回来的快递放在客厅桌上。”


Loki应了一声,穿过门厅走到客厅里,正疑惑最近又不是他生日也不是什么重要节日,母亲为什么要特地寄快递回来。Heimdallr没有提前告诉他,看来不是什么要紧事。Loki靠在沙发边上拆开那个完好无损的快递盒,从里面拿出欧洲产的亮晶晶的糖果,不禁神色一黯。


“这周也是星期日晚上走吗?”Heimdallr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星期一早上再走。”Loki拨弄着手掌中五颜六色的糖纸,在他很小的时候,好像是跟母亲说过他喜欢这种糖,但现在他都成年了,怎么还会挂念这种甜的腻牙的东西。


水晶的吊灯折射着阳光泛出流光溢彩,漆黑的台阶透着一股冷意,原本属于那位夫人的房子经过了这么多年还维持着原貌,哥特风的小摆件,仿教堂式的尖尖房顶,即使是婴儿房也没有贴墙纸,统一由冷色组成,目之所至不是玻璃就是线条简单的家具,和Loki小时候对这里的记忆一模一样。


只是除了他以外,现在这里只有一个中年管家,还有这些没有温度的糖果。


 


09


“当我数着壁上报时的自鸣钟,见明媚的白昼坠入狰狞的夜,当我凝望着紫罗兰老了春容,青丝的卷发遍洒着皑皑白雪;当我看见参天的树枝叶尽脱,它不久前曾荫蔽喘息的牛羊;夏天的青翠一束一束地就缚,带着坚挺的白须被舁上殓床……”


这门课的老师有个在课前播放莎士比亚有声书的习惯,在那温润的男性嗓音的催眠下,Thor坐在窗边昏昏欲睡,这次他终于记得要坐到后面一点的位置,以免把老师气死。


“每次上课都睡,你还不如退课呢。”Thor转动脸颊,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坐在他身边的人,略微惊讶地直起身体,Satere放下书包,把头发别到耳后,露出洁白的耳垂。


“噢,你也是这门课的。”Thor拍拍额头,“我对文学不感兴趣,放过我吧。”


Satere拧了他手臂一把,Thor痛出点眼泪求饶道:“别这样,我不睡了。”他打量着Satere的侧脸,她会主动坐到自己身边真是令人意外,而他怎么都看不够她的模样。过去这段时间Thor验证了一个困扰自己多年的疑惑,同时也确信自己是喜欢Satere的。


“这可是我第一次上课不听——坐在你身边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进去。”Satere挑挑眉,“你不想跟我聊天吗?”


Thor撑着下巴,在老师关掉有声书的时候低声说:“我喜欢你。”


“……?”Satere睁大眼睛,教室里安静下来,她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Thor已经装模作样地打开了课本,“喂,你抢了我的台词。”


“嗯?我也没有堵住你的嘴巴,你可以说啊。”Thor好笑地回应,不过Satere好像脸红了,迟迟没有接话,老师开始讲课之后,她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也是”。Thor藏在书后爆笑出声,觉得她实在是可爱极了。


“星期日一起看电影好吗?看那个新上映的《金刚》怎么样?”Thor摸摸Satere的头发,征询她的意见。


“不太感兴趣——不过是你约我,可以考虑。”Satere思考着自己的时间,“星期日下午好吗?”她见Thor点了头,在心里的日程添上一笔。


 


10


微弱的火苗有时候只需要一点火星以及一口风,就有可能引来整个草原的荒芜。


Loki攥紧拳头,指甲在手心上留下四个月牙形的痕迹,他憋着一口气,如鲠在喉。从小他就不喜欢发怒,生气有什么用呢?有生气的力气,还不如想个报复的计划来得实际。Loki一直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可现在他就像个被怒火点燃的草原。


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妒火。


Satere就像盘踞在心口的一只蛇,窸窸窣窣地吐着信子,一步步向前挪动,然后张嘴咬掉了那个原本属于他的猎物。Loki脑袋一疼,眼眶红了起来。


他望着前面坐着的男女,灵魂像被抽离了躯体,漂浮在天花板上,俯视着这间教室的一切。他嫉妒Satere,就像他从前嫉妒Jane一样,Loki终于敢直面这个事实,眼睛涩得发疼,他低头注视着书本上的字句,企图忘掉看到的一切。


浑浑噩噩地走出教室,Loki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他原本想要去实验室继续之前没做完的实验,但脚步不听使唤,他居然来到了橄榄球场。Thor几乎每天都有训练,Loki小腿发酸,挤在来看训练的人群中不是他的本意,Loki不断往旁边走,最后站到了一个视觉死角。


Satere刚好也在。她的脖颈如天鹅般优雅,鬓边的黑发有点杂乱,但那无伤大雅。Loki愣愣地看着她的侧脸,如果他是个直男,也会喜欢Satere这样的女人。


但现在事实并非如此,Loki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他是我的。”


“不,他不是你的。”Satere没有看他,抱着手臂调侃道,“你永远不迈出那一步,他永远不会是你的,至于现在,他是我的。”


Loki低吼一声,“你知道原因的!”


“Loki,那又怎么样呢?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Satere露出了怜悯的神态。


Loki被她的话气得凉了半截身体,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复她,Satere就随着人群呼喊起来,为场上的选手加油助威,在炎热的夏天里,Loki硬是感觉到一股冷意,他的牙齿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你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做。”这是他最后一次挽留,可Satere不以为意。Loki顿时想出了一百种杀了她的方法,伴随着这样的念头,他坠入了深渊。


 


11


Heimdallr不是烧菜好手,但他与Loki相处多年,非常清楚小主人的口味。


Loki的精神不是很好,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羊排,他咀嚼的速度如此之慢,Heimdallr都忍不住像个家长一样催促他吃快点,回应他的只有Loki有气无力地点头。Heimdallr不知道Loki在想什么,毕竟他的青春期已经过去了。


饭后Loki剥了颗他母亲寄来的糖果,在沙发边听着电视新闻边舔糖果的表面。他想把Thor抢回来,却不知道从何入手,他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可再晚一点Thor就会再次成为别人的男朋友。


别人的男朋友。


这个词Loki听了无数次,却从没阻止过一次,毕竟他跟Thor还处于陌生人阶段,没有说过一句话。


手机突然响了,Loki回过神接起电话。阔别已久的声音从那边传来,Tony大声问他明晚要不要来他家参加派对。


“派对?不,我不感兴趣。”Loki懒散地说,“我不喜欢,不要劝我。星期日我要在家待着,你们自己去玩吧。”他三言两语打发了Tony,不顾对方的嘲讽按掉了电话。


Heimdallr从洗碗槽中抬起头来,“这次还是星期一回去?其实你可以多参加一些朋友之间的活动,不要……”


“你说得我耳朵都长茧子了。我星期一到星期五非常听话地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如果集体做实验也算社团活动的话,Loki垂下眼睛,“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劝我……周末就让我待在这里吧。”


Heimdallr没再说话,把碗洗干净后放到了干净的架子上。




12-13麻烦戳图:http://imglf1.nosdn.127.net/img/VDNGdzFYdVhLKzlDUWN1SlBPTEpGWjRQRjdrQkV6YVhPQ1lVeTVQS3M2YzRaMkxaVUtIUldBPT0.pn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7Cwatermark&type=2 




14


Thor开着去年生日Odin送他的跑车,按照最高时速一路开回家来,倒车停入自家的车库中。


他的继母Frigga站在车库前等他下车,第一时间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噢,Thor,你好久没回来了。”Frigga嗔怪地瞪他一眼,语气中却没有责备的意思。


“是我的错。”Thor大笑着应承了母亲,在她的脸颊上烙下一个吻,随后迅速开门进屋,想要去看他那刚上中学的弟弟Balder,不一会儿屋子里就传入Odinson家大哥如雷声般响亮的笑声和Balder又吃惊又欣喜的话语声。


Frigga站在门边摇摇头,把车库里刚才不小心被车撞倒的塑料桶扶回原位。


“Balder,不许揪你哥哥的头发。”Frigga刚走进客厅就看到被举得老高的Balder正在玩Thor的长发,她连忙斥责道。


“妈妈,没事的。”Thor把Balder放回沙发上,笑着摸了摸鼻子。


Frigga再次露出了和蔼的微笑,让Thor到她身边来,Odin早上不在家,Thor难得在她面前像个孩子一样。Frigga问他有没有吃过早餐,在Thor果断承认了没有后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去给他热三明治。


Thor站在Frigga身边挤蛋黄酱,“对了妈妈,你知不知道和我们住在一条街上的那个Laufeyson家。”


“知道,他家好像一直只有一个负责看家的管家在。”Frigga可是街区一本通,她喜欢拜访自己的邻居,却唯独没有去过这户人家,Thor突然问起,Frigga就像回忆起八卦一样说道,“他们比我们要早在这里安家,刚搬过来的时候你还很小,我上门去送过茶点,那天正好赶上那对夫妇在吵架,那场景真是太尴尬了。”


Thor露出了想听更多的表情。


“后来Laufeyson先生就搬家了,他东西多,来了两个卡车才运完,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他们离婚了。唉,这事不值一提,只是他家那个孩子那时候才……好像比你那时还小,看起来瘦巴巴的,站在街口抱着一只玩具狮子,没哭也没笑,站了一天才回去。”


Thor的心跳慢了一拍。


“Wales太太——就是以前常来我们家做客的那个胖夫人——有一次去超市路过Laufeyson家,见到小Laufeyson坐在花园里,沉着脸在说话,可周围没有任何人,她叫他他就回过头来低声说不要打扰他的朋友,回来Wales太太就吓坏了,以为这附近闹鬼。”Frigga叹息道,“她是小Laufeyson的邻居,过后不久就卖了房子。”


看到母亲递来疑惑的目光,Thor连忙笑道:“他是我中学同学啊,你不记得了吗?我们不是同班同学,他一直蛮出名的,聪明却古怪,现在还是我的大学同学,不是同一个专业就是了。”


“这倒也是,我的傻儿子怎么会跟人家报上一个专业呢。”Frigga挑着眉毛说,“他长大后虽然还是冷着脸不爱说话,但每年圣诞节我去送礼物他都会回礼,其实是个蛮有礼貌的孩子。”她陷入回忆,没注意到Thor脸上的落寞。


 


15


Loki趴在桌面上,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任是老师讲得生动形象天花乱坠他都提不起劲——他已经不想上这门课了,是懈怠地翘课直到学期末还是每星期来这里锻炼一下心志,Loki觉得这是个大问题。


但仅仅是对他而言,因为Thor不知道——


Thor不知道他也在这门课上,Thor不知道他的心情,Thor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一旦Loki主动放弃这门课,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


Loki自己也不明白Thor有什么好的,毕竟他的名字念起来还不如自己的好听,没有舌尖和上颌亲密地打颤的触感,没有予人碎冰或孤高的遐想——有的只是温暖。


这一切Thor都不知道。


Loki呆呆地望着他惯常坐下的那个位置,今天Thor也坐在那里,时不时回头张望,他的目光总是在后排扫荡,Loki不自然地闭上眼睛,不想去与那个转瞬即逝的眼神对视。


直到下课铃响起,老师走出教室,Loki才迷迷糊糊地醒来,想起自己该去实验室了。他收拾着书包,一边思索着中午要吃什么,一边加紧手上的动作,把笔和书本放回原位。


教室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Loki不以为然,女生们总是跑得最快,而当他抬起脑袋,Thor的脸就在离他不足一米的地方,他手里的雨伞差点滑落到地上。


“Loki,我是Thor,别忘了你答应过我明天中午一起出去吃饭。”蓝眼睛快速地眨了眨,像只翻飞的蝴蝶,Thor笑着摸了他的脑袋一把,“我先去训练了,你要过来吗?”


Loki觉得自己即使再聪明也不可能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他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Thor已经快步离开了教室,他为自己编造理由,试图说服自己Thor是认错了人,可刚才那家伙分明喊了自己的名字,熟稔地叫他“Loki”。


 


他维持着这种幽灵状态走进实验室,突然出现在Tony身后,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摔掉了手中的试管。


“怎么回事?!你脑袋烧坏了?”Tony责怪地瞪了Loki一眼,“我刚培养起来的细胞,你可别毁了他们。”


Loki坐到一边,揉着太阳穴问:“我没有被雷劈,一定是Thor被雷劈了——你知道吗,我们上同一门选修课,他刚才跟我说话了。”他脸上没有什么恋爱的喜悦,反倒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要不是Tony和Loki认识了多年,他一定会认为Thor把Loki打了一顿。


“LokiLaufeyson,你真是脑袋短路了。”Tony翻了个白眼,“你失忆了吗?上周你拒绝了我的派对,转头就跟Odinson去看电影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该死,你是不是又想骗我,不来就不来,我一点都不在意,要不是凑巧路过那家电影院,我还不知道你已经和Odinson勾搭上了,居然还编谎骗我——”


Loki没听完Tony的话,眼睛已经是一片阴沉。


 


 


本来准备去市区新开一家橄榄球主题餐厅的计划在Loki的影响下泡汤,Thor坐在诸神黄昏靠窗的卡座,回想Loki第一次主动约他出来的模样,而现在黑发绿眼的男人就坐在他对面,脸色阴郁,一次又一次证实着Thor心里的疑惑。


“原来这才是你的样子,之前那么主动,我就觉得……”Thor深吸了口气,握住Loki放在桌面上的那只手,“我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起,你听明白了吗?”


被握住的冰冷的手稍微放松了些,但现在的Loki还是感到不真实,他别扭地开口问:“你不是跟Satere在一起了吗?”


Thor惊讶地挑眉,握紧了Loki想抽回的手,“我不认识Satere……不,从始至终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你胡说,我们以前不认识。”Loki低了头,思考Thor骗他的可能性有多少。


Thor点点头说:“你的确没有跟我说过话——这不代表我不认识你。我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但你没给我机会跟你说上话,你总是一放学就急忙回家了。”


“……其实是小学。”Loki小翻了下白眼。


“好吧,这样说来,小学里确实有个黑头发的瘦弱小鬼……你跟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以前我不是很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总觉得你自以为是、不愿与人相处。后来我长大了,才明白自己从未停止过的关注是怎么回事。噢,这所大学也是我让Steve去打听你的志愿,才决定来报考的。”Thor慢条斯理地说,露出温暖的微笑。


“Steve是谁?”Loki愣了愣。


“他是Tony的一个朋友。以前你不是只跟Tony说话吗?”


“不,我也跟其他人说话。”Loki否定了Thor的疑问,他并不认为Tony是他的好朋友,Satere才是,但Satere背叛了他,Loki又恼恨起来。


Thor没注意到Loki细微的表情变化,“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知道你主动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有多高兴,Loki,在那一刻我感觉有人点亮了壁炉,篝火噼啪作响,我的眼里只剩下你。”


“不,你说的是Satere。”Loki低吼道,冷不丁抽回了自己的手。


“是你,Loki。”Thor沉默了下,选择纠正这点,“从始至终,都是你。”


“我看到你和Satere走在一起,你很喜欢她不是吗?”Loki扯着嘴角讥笑道。


Thor突然感到了诡异,“为什么你用的是‘她’,过去这个月里我都没和女生单独相处过。”


这句话像箭簇一样射进Loki的内心——


他想起来了,陪伴他许久的Satere,是在他中学之后才留了长发,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那时候他听见隔壁班的Thor在走廊上悄悄对他其中一个好友说,他喜欢长发大xiong,说完Thor咧开嘴,和他的好友笑作一团。


 


16


Thor来见Loki之前特地去找了正在攻读医学博士的Bruce Banner一趟。


在得到Bruce的建议后Thor和Loki约在了诸神黄昏见面,说实话,他不知道未来自己会不会依旧与Loki在一起,但想到Loki怪异的举止是因为过去受过心理创伤,他就必须重视这次艰难的约会。


如果Loki要接受治疗,Thor希望自己能陪伴他,成为那把打开Loki的心的钥匙。


同时Thor也担心自己会见到Loki还是“Satere”,幸运的是Loki没有再以Satere的状态出现。他们沉默地吃完午餐,Loki陷入了沉思之中,Thor不放心他这样待着,提议今天要去住Loki的宿舍。对方没有拒绝,到了宿舍就窝到床上继续思考。


Thor坐在椅子上,等待Loki先开口,现在他突然有点感谢这所大学的宿舍是公寓式的,不然他就没法陪着Loki了。


“……我看见你和Satere上了chuang,如果我和Satere是一个人……第二天我却没有感觉到不适。”Loki翠绿的眼睛扫了过来,Thor毛骨悚然。


“那天看完电影气氛很好,你拖着我到附近的情侣酒店……开了////房,但我们只是帮对方释///fang……咳咳,就结束了,后来我送你回来,自己回了宿舍。”Thor羞窘地解释了一遍。


Loki如释重负,“那你不觉得我很……古怪吗?我们甚至没有好好说过话。”


Thor清了清嗓郑重地说:“我认识你已经快十年了,就算作为普通朋友,我也会帮助你,如果问题很严重,你更需要我的帮助——听着,我查过一些资料,你的情况并不是大问题。Loki,你以为那是我对Satere说的话,其实我是对你说的,我也不介意再说一次——我喜欢你,以前,现在,我都喜欢你,只是程度不同。”他安抚着Loki,满意地看到对方没有失控。


Loki不愿正视自己,但Thor的提议很吸引人。


也许自己也能有所期待,但Loki不知道Thor对此到底接受到什么程度,他沉默了一会儿,试探道:“其实高中之后我就不太经常见到Satere了,但听说你分手了,她突然鲜活地出现在我面前。Thor,其实这都怪你。”他露出一点委屈,让面前的金发男人不知所措。


他是多么自私,只想绑住Thor。让他带着内疚,带着喜欢,留在他身边。


“我会对此负责。”Thor凝重的表情让Loki笑了出来,看到他终于不是愁眉苦脸,Thor也稍微放心了,“Loki,也许你不相信,但我以前就认为是诸神的指引让我们相遇,只是他开了个玩笑,我们一直没跟彼此说过话……你不信?不然我们怎么会连家都住得那么近。”


“那么这个星期六,你要陪我回去一趟吗?”Loki轻声问。


 


 


17


小Loki坐在花园的石凳上,他好心情地眯着眼睛,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苏格兰小曲。


“你今天过得不错。”同样是黑发绿眼的孩子坐在Loki身边撑着下巴问。


“是,我觉得我遇到了天使,真正的天使。”Loki看着学校的方向,“上学对于我来说不再那么可怕了。”


“是吗?你跟他交朋友了吗?”与Loki声线不同,“他”的声音稍微高昂些。


Loki低下头,“他可能不会想跟我交朋友,我不知道,看着他们打橄榄球挺有趣的。”


“你为什么不试试呢?”他诱导道,“去加入他们,Loki,你需要新的朋友,兄弟也是一种家人。”


“嗯,我会考虑你的意见的。”Loki捏着自己瘦削的下巴,花园里的花都鲜艳起来,身后传来了管家的呼唤声,Loki抬起脑袋,连忙跑进屋子。


 


而原本坐在石凳上的那个孩子,在顷刻之间消失不见。


 


END




看到最后的你,猜到结局了吗【doge脸


关于人格分裂这个,其实也不是非常了解【毕竟身边没有案例】,最后Thor对Loki的处理方式请勿模仿……毕竟他只是个同人文,大家看看就好了。


关于后续,这个我考虑过要不要写,不过这篇的后续画风应该是这样的:


锤基啪啪啪现场1:


啪完一轮,锤非常满足地搂着基基,心里os:今天没变成satere真好啊!


基基突然起身压在他身上:怎么我们都脱成这样了还没做?


锤:?????不是刚做完吗?啊?【就被拉入下一轮了,一个人格要一次,还好基基不是大群啊……




锤基啪啪啪现场2


锤:【内心紧张】我只跟loki啪啪啪的,你是哪个


基:【微笑】你猜呢


锤:我不敢猜,猜错了要命,猜对了今晚就不用睡了QAQ




论坛版本【纯属恶搞:


【我颜值五分,想请问论坛里的大家,我男友一直说我没有给他交公粮,可是我们每天都啪啪啪,他为什么还不满足?着急,在线等!】




于是在精分的世界里他俩继续好下去了www希望觉得虐的你们看了上述后续会被治愈一下呀www欢迎跟我评论继续交流本文~







评论

热度(302)

  1. 快来削我啊Aras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