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擎蜂]婚礼(HE一发完)

amos:

OOC BUG 小学生文笔请不要介意_(:з」∠)_


被us against the world洗脑了写个小短文


真人世变5后凯德被解除逮捕令背景




--


  昆塔莎一战后的300个地球日之后,在汽车人领袖擎天柱的领导下,塞博坦星正在恢复昔日光彩,清理废墟和战争残留物成了博派汽车人们的日常工作。


  “听着,我认为我们就算天天躺在石头堆上也不会坏掉!是不是在地球呆久了你们就认为我们汽车人也该来点小花园、游泳池之类的东西?”十字线操纵着他那辆小飞船在汽车人们身边转来转去,低头看着那个体型较小的黄色汽车人正在捣鼓着一台不知道哪弄来的电视机并试图搜索地球上的信号,“说的就是你,Bee,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偷偷找Prime请求要建赛车场。”


  大黄蜂站起来摩拳擦掌,用他失而复得的真声嘲讽道:“毕竟我能跑得比你开那辆小破船还快。”


  “狗狗眼这一伪装在Sensei那里十分受用。”漂移正倒立在他的刀上做瑜伽,话音刚落就被大黄蜂一脚踹到了地上,接着两人就滚在地上扭打起来,发出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


  擎天柱和大黄蜂在战后确定了火种融合伴侣的关系,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复杂的过程,只是水到渠成,两人心照不宣。汽车人同伴们也很默契地不去过问,只在心里默默祝福。


  “要是探长去找Prime请求建一个,嗯,类似于地球上健身房一样能让他减肥的地方,Prime一定会跟他说,‘我的朋友,赛博坦的建设正处于关键阶段,我们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建设其他的东西,并且,你的体型对于我们来说亦是一种战斗力。’”十字线模仿得有模有样,他被自己逗笑,在小飞船上笑得人仰马翻。


  “谢谢,探长也觉得自己的身材十分勇猛。但是说实话,对于我们这些习惯了战争的人,这样和平的时光显得有些不真实。”探长叼着烟说道,“好吧,我是说,我的枪眼都要生锈了!”他的手转成了武器形态,“嗒嗒嗒”地发射出了几颗枪子儿。


  “Beep——!”大黄蜂双手抱头发出一阵蜂鸣,他的电视机被探长的子弹毁了。


 


 


 


  战后的第365个地球日,汽车人们再次回到了地球。并不是地球又需要他们去拯救,而是——凯德和薇薇安要结婚了。对于汽车人们来说,得到地球上的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们认为,这对与他们同进退共患难的人类情侣最终修成正果时,他们必须在场见证。


  好吧,其实他们是想忙里偷闲活动活动。


  于是,英国街头,一辆彼得比尔特重卡后跟着三辆颜色夸张的肌肉车,最后还跟着一辆笨重的军用装甲车,正极速前行着。尽管出发前擎天柱告诉汽车人们不要太过张扬,十字线还是把那句“这里没有谁的涂装比你的更酷了Prime”吞进肚里。


  他们在薇薇安家门口停下,英国建筑比美国密集,他们没法在狭小的街道上变形,于是便安静地停在门口等着凯德和薇薇安发现他们,同时楼上的争吵声被他们全部接收。


  “不凯德,我并没有歧视美国人的意思!我们必须走一次正规的英国婚礼程序我妈妈和外婆她们才会满意你明白吗?”


  “对,我就是个不合你们礼仪的美国人怎么啦?难道不按她们的想法我们就不能结婚了吗?”凯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想,我们在古巴或者我在美国那被炸掉的房子前的空地上,哪里都好,举办一场自由的露天婚礼不是很好吗?这并不影响我爱你——额,对,就是这样。”说到这里,凯德似乎有些害羞,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我们在露天的地方,我想,擎天柱大黄蜂他们或许还能在他们的星球上看到。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相识,也没有现在的和平,你的妈妈阿姨们也不能在下面这么安逸地打牌。”


  楼下的大黄蜂听到这实在忍不住了,他觉得光学镜的清洗液都要漏出来了,于是鸣了一下喇叭来发泄情绪,擎天柱见状连忙通过私人通讯告诉他这个冲动感性的小战士“Bee,冷静下来”,但还是迟了,大黄蜂已经变形成人型,正趴在窗边哼着婚礼进行曲。


  凯德和薇薇安被吓了一跳,但仍掩饰不住心中的惊喜,他们赶到窗边看着大黄蜂,又瞄到楼下停着的一排吸睛的汽车,大呼道:“你们怎么来了!?”


  “来参加你们的婚礼!”大黄蜂的声音十分激动,不难看出他现在雀跃不已。


  “好吧,看来不举办露天婚礼是不行了。”薇薇安看似无奈的耸了耸肩,同时她想起热破,的确是该为这些汽车人朋友们送去一张请帖。


 


 


  婚礼那天的凌晨,在凯德那被炸毁的家前的田野上。


  为人类收拾和布置场地并不是什么难事,探长能一次性完成搬运桌椅的工作,大黄蜂乐此不疲地吹着气球——尽管总是被他身上的金属部件给戳破,热破找了些来自法国的浪漫音乐,至于伟大领袖擎天柱,当然是——领袖从不参与派对,他只是坐在大黄蜂身边,为他递上没被吹过的气球。


  婚礼开始了,来宾们纷纷入座,他们大多是薇薇安的亲朋好友,在这之前,大黄蜂还好心地安慰凯德说汽车人是他的亲属。但是当婚礼开始时,他的感动全部转化为了尴尬。一群跟楼房差不多高大的汽车人们安分地坐在场地的最后面,前面是因为害怕而正襟危坐的来宾们。


  凯德尝试安抚大家,“好吧,大家听我说,他们都很乖很善良,不要感到害怕。Bee,要不你来证明一下?”大黄蜂听了立马起身来了一段不知从哪学来的舞蹈,结果因为场地太小踩到了漂移的腿,尽管常年冥想让漂移形成了很好的忍耐力,但他还是忍不住提起刀拍了一下这个讨厌的黄色小吃货的腿,发出了“嘭”的巨大撞击声。


  来宾们被这声音吓得失声尖叫,凯德揉了揉眉心说:“算了,大家无视他们就好。”


  擎天柱将私人通讯调至全员频道,提醒他的汽车人们要遵守人类的秩序并告诉漂移如果大黄蜂腿上的漆因此被刮花他需要负责提供上等的车漆。


 


  在悠扬的音乐声中,凯德和他美丽的新娘薇薇安在众人面前接受牧师的祝福。


  “凯德·伊戈尔,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


  “薇薇安·温布利,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青年做你为丈夫,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於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


  两人交换戒指,深情一吻。


 


  大黄蜂看到这场景,光学镜偷偷地瞄了一眼他身边的擎天柱,他的伴侣很默契地伸出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们通过私人通讯交流着。


  “大哥,塞博坦似乎没有这样的仪式。”


  “Bee,火种融合即是塞博坦星上伴侣间最隆重的仪式。”


  “但我还是想和你……你知道,我们出生入死,能享受这样和平的时光很不容易。”


  “我明白,Bee,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但是正因如此,我会将我对你的感情全部注入我的行动中。”擎天柱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大黄蜂的接收器中萦绕,大黄蜂觉得自己的处理器热得厉害。“忠贞于你,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我对你,这是理所当然的。尽管为了我们的星球,为了和平,我们都会将生命置之不顾,但到那时能与你一同战死,也是我的心愿。”


  “大哥,我之前说的愿意为你献上生命,是认真的。”大黄蜂的声音颤抖着,他现在很想给他的领袖兼伴侣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个,虽然打断你们很不厚道,但是Prime和Bee,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用的是全员频道。”十字线突然说道。


  大黄蜂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身后的汽车人兄弟们那意味不明的微笑,他想直接下线了。


 


-END-



评论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