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黑水晶

一襟袍泽:

国王锤x少年基


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


伪养成,就是为了开一个少年基的车。


傻白是真的傻白,甜不甜不知道。




01




Thor第一次见到Loki的时候,是在约顿海姆一座坍塌了的石壁后。


瑟缩着身子,小小一团,抱膝躲在后面,眼里狠狠地瞪着围着他的军队。


“总算找到了。”Hogun举起斧子就要劈下去,Thor却抬手拦住了他,在看到那孩子之前,他也没想过会突然对敌人的儿子生了怜悯的心。


“你叫Loki对吧?”


Loki没有理会他,只是拿那双眼睛瞪着Thor,绿色的眼仁里倒映着满天飞舞的蓝色火光,仿佛女巫的水晶球,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隐忍。


他被这双眼睛看的心里一动。


“我叫Thor,我不会伤害你。”


Loki愣住,幼小的心里还没有刻上那骄傲的自尊,只有对现实的恐惧和对生存的渴望。忍着的情绪突然得到安抚,是委屈吧,有泪水涌上来。Loki咬着嘴唇,眼睛像是被水泡过,绿色的潭水翻涌流转,周围红了一圈。想相信眼前的人,又害怕着,等待他的仅仅是粗暴的枷锁。


“跟我走吧。”他说,向Loki张开双臂。


“可是…这里是我的家。”Loki的声音已经哽咽。他抬头,疑惑的望着Thor。


“我会是你的家。”


也许是Thor低沉的声音有一种让人信任的蛊惑,也许是残破的家园和喧闹的战乱让他感到害怕和逃避,也或许仅仅是因为他还不想死。Loki缓缓伸出手,小小的胳膊去够Thor的脖颈。稚嫩的指尖刚刚触到Thor,Thor便一把拖起来,稳稳接在怀里。


Thor注视着Loki,眼底一阵暗光拂过,“睡吧。”


Loki眼神恍惚起来,随后头垂在Thor胸膛上,安静的闭上眼,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倚在安逸的窝里。




02




宫女端来水果,纤巧的手把葡萄一颗颗剥好,露出水晶般的果肉。她的眼睛大而甜蜜,声音温柔,蹲在Loki床头,哄道:“小家伙,想不想吃颗葡萄呢?”


Loki坐在床上,没有理会她,眼睛转到葡萄上又迅速的转到一边。穿着纱裙的女人心里想,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年纪的小孩眼睛里会有这样的冷清。从那场战争里回来的人都说,不明白国王为什么要带回这个敌人的子嗣。但是打开门见到Loki的那刻,她就明白了。他坐在床头,安安静静,纤瘦的胳膊垂在身侧,露出一双优雅的小手;窗外夕阳照进来,光线停留在那一圈浓密的睫毛上,配合微微陷下去的眼窝和流转着水光的眸子,就像轻薄的羽翼,随时会被吹走一样娇嫩脆弱。


不管他的父母做了什么,他还不过是个孩子。有谁会对一个长得如此精致又乖巧的孩子下杀手呢?


他一定既害怕又无助,女人想,也许他只是需要一个拥抱。


她放下盘子,抬起一双莹白纤细的手臂,想要抚摸Loki的脸颊。Loki皱着眉毛躲开,眼睛里充满警惕与嫌恶。女人被Loki的眼神震慑住,悬着的手臂忽然进退两难。


大门打开,Thor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正看见这副尴尬的场面。他走过去,红色的披风在金色的房间里起伏。


“你下去吧。”他说。


“是。”宫女唯诺着,退出了房间。


Thor坐在床上,柔软的床垫陷下一大块。他抚上Loki的头,像每一个长辈爱抚孩子那样温柔宠爱,但Loki却不像一般孩子那样天真热情。他把头瞥向窗外头,仍旧一言不发,粉色的嘴唇向下瞥,因为年幼,唇上的肉看起来圆润柔软,让这副拒人千里的表情变得别样。


Thor由着他的小性子,他没有拒绝自己的触碰,已经让Thor感到欣慰了。


“今天过得怎么样?”


Loki终于开口,嘴唇上下扇阖的动作小到几不可见,“很好。”


“让我猜猜。你该不会一整天都只是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边吧?”


“为什么不可以?”


Loki抬起头疑惑的问,懵懂的表情像一个世界之外的人来到了此间。他的眼尾微微向下掉,让这双眼睛看起来乖巧温顺,黑色的睫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变成白色。


“唔,”Thor笑的同时皱起眉毛,不知道该用什么口吻和这个特别的孩子说话,“一般来说,人们光坐着什么也不干,是会感到非常无聊的。”


“不会无聊,“Loki小声说,”这里有白天和夜晚。约顿海姆只有黑夜。”


他的声音清冷,却轻盈稚嫩,带着奶气,像粘稠的甜酒,听得Thor心里一痒。


“你一整天都在看天色的变化?”


“恩。”Loki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奇怪,”Loki皱起好看的眉毛,“我以前一直生活在黑暗里,可现在却不想让天黑下去。”


“为什么?”


Thor问完就后悔了。他看见Loki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和他把他捡回来的那个夜晚一样,他仿佛在Loki的眼睛里看见了漫天飞舞的火光。


“你要是害怕,我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Thor说。


“真的?”Loki转过头,眼里闪着熠熠的光。


“当然,”Thor再接再厉,“如果你不喜欢黑夜,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的每个黑夜我都会陪着你。”Thor说着,去握那双垂在身侧的小手,白皙柔软的像两团面团,与自己的大手对比鲜明。从前Thor的手里握的只有冰冷的兵器,Loki暖软的手让Thor心里也跟着软下去一块。


Loki当然不是此间的孩子,他一定是个天使。


回房时Thor只带了个枕头。这张床对Loki来说太大,被子铺满了整个床面,两个人盖绰绰有余。


开门的时候,只看见大床上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Thor掀开被子躺进去。Loki顺着凹陷向Thor滑去,Thor顺手就揽到了怀里。Thor只觉得Loki小小一只,白净娇嫩的像枚瓷娃娃,碰他的时候总不自觉放轻力道,这对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人来说实在是难得了。Loki安稳的躺在臂弯里的时候Thor才放下心,是软的,像棉花糖,可以捏。


Thor抱着Loki,突然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他俯下头,在Loki额头上用力吧唧一吻,说,“晚安,小家伙。”一个响指,灯火顿灭,房间陷入完全的黑暗。Thor圈了圈Loki,闭眼笑的一脸慈祥。


“这是什么意思?”Loki在被子里软软的问。


“嗯?”


Loki小手按在Thor肚子上,支起身子在Thor的额头上轻轻点一下,柔软轻盈,像云朵拂过了额头。


“这个。”Loki说。


“是,表达喜欢的意思。”


“哦。”Loki缩回去,突然有些别扭。Thor静静的等着怀里的小家伙再次开口。


良久,Loki终于还是说了句:“刚才那个不算数。”


Thor心里大笑,嘴上说着,“好,好。你说了算。”


“他们说我是恶魔的孩子。”Loki说,“是真的吗?”


“谁?”


“今天来送饭的宫女,我把她赶走了。”


Thor本来还想抚慰Loki,听到后半句又无奈的皱了皱眉。


“明天你不会再看见她了。”Thor说。


“是真的吗?”Loki再次认真的问。


“不是,”Thor说,“你不是恶魔的孩子。再有人这样说,你就告诉他们,你是我的。”


“……恩。”




03




天宫里多了个四处走动的小孩子。


穿着绿色的亚麻上衣,领子端端正正,里边隐着白皙的脖颈。腰上别了把短刀,刀削精致,皮革是很有质感又不失美观的褐色。除了勇士,没有人敢带着武器在天宫里旁若无人的行走。但Loki是个例外。刀是Thor送他的礼物,Loki来阿斯加德有几个月了。


他来的时候,瘦瘦小小一个,只有脸上有点肉。Thor把他当自己儿子养,如今他抱着书的小手背上已经有了圆润的形状,嘴巴旁也若隐若现的嘟起来,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晕,衬的一双绿色的眼睛清澈纯粹的像三月里的春湖。


Loki总是很安静。他跟在Thor身后,穿过阿斯加德空旷的圣殿时,都像只猫一样没有声响。Thor忙的时候,就自己在花园里的大榕树下边看书。靠在树干上,捧着一本快要和自己的头一样大的部头,莹白的手指捏在镶着金边的厚重封皮上,显得吃力又赏心悦目。


一开始有人对Loki的存在表现出强烈的反对,后来看见他没有长成面目可憎的蓝面皮,渐渐都卸了防备。何况那双大眼睛疑惑的望向他们时,任谁也都对自己心里的怀疑感到可耻。


Thor知道,那双眼睛里绝对没有任何天真委屈。这个身体里流着冰冷血液的孩子,总是能用一张稚嫩的脸骗取所有人的信任同情,他向你摆出温顺的表情,转身时会将那双好看的眼睛不着痕迹的翻一下。


而Thor是那个喜欢被他骗的人。他看得出他的小心思,却从不戳穿。他在心里担忧着有一天他的小家伙长大到他也猜不透的年龄,又在Loki乖乖的向自己伸出胳膊的时候,张开最温暖的怀抱,把他托在手臂上。


每一个Loki乖巧的抱住自己的脖子的时刻,Thor都像是醉酒一样不受控制的心花怒放。柔软的重量压在手臂上,垂在胸前的小腿线条优美可爱,胳膊堪堪环住自己,鼻腔里充斥着牛奶和水果的味道。像是用深林里采摘下的浆果,伴着深夜的露水,酿出的既神秘又甜美的酒。


Thor发觉是自己离不开Loki了。他很少对Loki发脾气,这么风风火火的一个人,几乎没对Loki说过哪怕一句重话。天宫里的人都说,Thor像变了一个人,少了许多鲁莽粗犷,多了几分温柔沉稳。他抱起那个孩子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宠溺,丝毫找不到任何像敌国下战书时的果断狠绝。


hogun说,“真神奇,一个孩子愣是能把一个雷厉风行的王变得奴性大发。”


Thor也不生气,觉得能照顾Loki是他的幸运。


整个天宫的人都知道,Thor喜欢Loki喜欢的不得了。




04




天宫的日子过得细腻无声。那场大战之后,新上任的国王得到了四海八荒的承认,金色的大殿上只有交好的使者,没来过一封战书。时间在阿斯加德抓不到痕迹,除了那个越长越大的小家伙,不觉之间竟然已经出落得越发标致。


圆乎乎的脸庞和小手随着个子的拔高变得再次纤瘦起来,却不同于以前的羸弱,而是健康的形状,带着少年独有的朝气。尤其那一双眼,剔透青绿,包含的东西更加的说不清、道不明。他们看向别人的时候,是天界最遥远神秘的那潭湖水;看向Thor的时候,是桃花的瓣子落到溪里,有不单纯的潋滟。


长大了该是一双多么轻易的摄人魂魄的眼睛,Thor在心里自豪着,又妄自伤感。想你长大,看你找到一个同你一样美好的人,幸福快乐的过以后的漫长人生;又不想你长大,一辈子这样待在我身边才好。


Loki十八岁了,Thor看向Loki的眼里多了些眷恋。


Thor开始有意无意的缠着Loki。在他靠在那颗老榕树下看书的时候,静静的坐在旁边看阳光在Loki的眼里流转;在Loki学习弓箭的时候,在场外凝视那单薄颀长的身影;甚至在Loki睡觉的时候,望着Loki的睡颜出神好久。


月光洒进来,Loki的脸上铺了一层柔光,粉色的唇上亮着一点水渍。


Thor伸出拇指,轻轻抹去,揉了几下抹不去,才发现那是月光。


Thor对自己的动作感到好笑,又觉得Loki的嘴唇柔软粉嫩,舍不得移开手指,勾着下巴的手指不自觉加重了力度。他把那张脸往自己这边拉过来,眼神越来越深沉。


快触到嘴唇那一刻,Loki睁开了眼。绿色的,清明的,一世界的月光都被囚禁在那双眸子里。


Thor的动作霎时僵住,就在他慌乱着不知怎么解释的时候,Loki把嘴唇凑了上来,软软的两瓣,像最柔软最甜蜜的糖果,在自己的唇上温柔的点了一下。


“……Loki?”


“我知道,这是表达喜欢的意思。”Loki笑的乖巧又灵动。


“虽然不知道亲吻额头和亲吻嘴唇一不一样,但是这次是算数的。”


Thor咽了口唾沫,“这个喜欢,和那个喜欢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喜欢,是对女孩子的那种喜欢。”


Loki皱起眉毛,疑惑的表情看得Thor心里一动,这张脸的一颦一簇,此刻都像是施了魔法,牵动着Thor脑子里的某根弦。


“可是我不喜欢女孩子。我就喜欢你,Thor,整个阿斯加德只喜欢你。所以是一样的。”


Loki在被窝里躺着时,也低了Thor一大截,他抬头认真说话时,眼睛一眨一眨,极尽了天真无辜。


Thor一把把Loki按到怀里,Loki埋在Thor胸前,快要呼吸困难,听得头上Thor的声音说,“知道了,快睡觉吧。”语气里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Thor,我喘不上气啦。”声音嗡嗡的,像小猫含糊的叫声。


Thor松了手上的力气。


良久,Loki又抬起头,柔软的头发擦过胸膛一阵痒。


“可是我也不是女孩子啊,Thor?”


……


“这不重要,快睡觉!“


Thor第一次对Loki说话用的是命令式。




05




06




Loki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疼的不得了,嗓子像是咽了团火,干裂的疼。使劲淹了口唾沫,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Thor正在支着脑袋看他。


“Thor……”他喊一声,声音沙哑,像散了一地的砂糖。


“乖,先别说话了。”Thor温柔的摸了摸Loki的脸,语气厚重又宠溺,小心的把被角给Loki掖好。


Loki回想了昨天的事情,先是Thor突然的不理他,又是他着急的要哭了求他别生气,最后是在这间屋子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亲吻代表着喜欢,这又代表这什么呢?


Thor看出他眼里的疑惑,解释道,“是爱,Loki。”


“如果我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你会不会恨我?”


Loki还小,不知道永远这两个字对两个神来说意味这什么。大约是很长很长的时间吧,比他在约顿海姆生活的那几年要长,比他在阿斯嘉德生活的这几年还要长。他认真的思考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他抬头吻了一下Thor,用乖巧又沙哑的声音说,“不会。Thor,我喜欢你。”


Thor在Loki的额头上撂下一个吻,把怀里的小家伙圈的更紧。


他的小家伙,他的Loki。


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144)

  1. 快来削我啊一襟袍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