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捕获(一)

彭格列♢Ryota💛:

一个自作聪明把自己卖了的小洛基的故事
时间线复联一,改动私设良多





“母亲您这是在开玩笑!”洛基拒绝接受这个要求。“哦洛基,我的孩子,相信我,这真的是唯一一个能救你的办法了。”他从弗丽嘉的怀里退了出来,“母亲,与其这样,我宁可死。而且,索尔他也不会同意的。他现在全身心的扑在中庭,他不会回来的。”



洛基撇过头不去看弗丽嘉的表情,他恨奥丁恨索尔但他唯独不会恨她,她是真心疼爱他的母亲。自打他被捉回阿斯嘉德他就一直在等着审判的到来。但是令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被关押起来,而是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里,除去之前的训练,他的生活几乎没受什么影响。他当然知道这得益于谁,虽然肯定有自己母亲的关系,但是能让奥丁不追究自己之后在坠下彩虹桥到地球的所作所为,除了把自己带回来的索尔不做他想。



洛基靠在石柱上眺望着不远处的巨大的奥丁的雕像,撇了撇嘴,奥丁不可能因为索尔跟弗丽嘉的请求就放过自己,一定有什么他不得不放过自己的理由。正在这时候,门被推开了,整个神域里只有索尔跟母亲进自己的房间不敲门,前者是不长记性后者是自己默认。鉴于自己的傻哥哥现在还在跟着那个…中庭的那个复仇者联盟一起保护中庭,那只能是…



“母亲说吧,奥丁准备怎么处置我。”他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到她把手搭到了自己的肩上,“洛基,你还再怪你父亲么?虽然隐瞒了你的身份,但相信我,他爱你们一样的。”也只有对弗丽嘉洛基说不出那些违心的话,“我只是…想留下…好了,母亲,这不像你的性格,有什么直说好了,你这绕来绕去倒向我平时了呢。”他拉着她的手站起身来。而弗丽嘉上前一步把洛基拢进自己的怀里,“我可怜的孩子。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答应我不要反应过度好吗?”听到这,他就知道这处罚可能是自己难以接受的了。



“我们决定让你跟索尔接替你父亲与我的位子。洛基,你需要跟索尔结婚。”他觉得奥丁真的比他还要狡猾,这个决定由谁来说都会被自己揍出去,除了弗丽嘉。对她,哪怕自己再抵触,如果是她的请求,自己一定会答应。



从小到大,只有对她,洛基不会说谎。他需要一个既不会伤到自己母亲的心又能拒绝这件事的办法,彻底拒绝。既然自己开不了口,那就让另一个当事人开口好了,想一下,以索尔那直来直往的大脑,只要自己稍加说辞,他一定会怒火中烧拎着锤子回来跟奥丁理论,事情也就会不了了之,而且自己也会因为是索尔拒婚而得到宽恕,之后…自己可要好好想想怎么“报答”自己亲爱的兄弟了。


“不是现在,你父亲的意思是希望你也一起去中庭,算是个磨练。时机成熟,便会召回你们完婚继任。”弗丽嘉宠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摸了摸他的头,自小洛基就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虽然他总是用谎言包裹自己的真心,但是他真的不是个乖孩子。只不过他有些表达感情的方式用错了而已。“亲爱的,索尔虽然爱意气用事,平时做事更是不顾后果,但他对你不一样。不管多少次你伤了他的心,你欺骗了他,下一次他还是会相信你。答应我,别再伤害彼此了好吗?”很好,看来这趟地球自己是必须得走一趟了。



临走之前,奥丁召见了洛基,“洛基,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本来是要处刑,但你的母亲跟索尔愿为你担保,所以我决定给你一次机会。”说完这段,他从王座上走了下来,站在洛基的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抬起头来洛基,你们兄弟两个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索尔确实有神力,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他热爱自己的子民,但他固执不计后果,并不能完美的处理遇到的事务。他缺乏冷静。而你这些你都有。你们两个人不管是谁我都不放心,但如果你们两个能一起,那我可以放心的将阿斯嘉德交给你们了。”说到这,奥丁对着洛基慈爱的笑了笑,“好好跟索尔相处。我希望下次你们回来,关系会有所改变。”说罢他往前推了推他,“走吧。把这个一起带给索尔。”


索尔这时候正在斯塔克大厦里正在跟美国队长扳手腕。“Cap,你就这点力气?哦,看来我要去找浩克比一比了。”“Captain,加油,我可不想等下博士把我的大厦夷为平地。”托尼端着咖啡从两个人身边走过,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头都没回的对着史蒂芬鼓励了一句。“你…说…的…到…轻…巧…”史蒂芬涨红了脸,用尽所有力气但索尔的手还是纹丝不动。突然索尔直起身子快速的扭头看向远处,史蒂芬趁他一个不留神把他的手掰倒在桌子上,“托尼,记得下次提醒我千万不要再没事找索尔掰手腕了。”“贾维斯,记下来,看看这是第几次咱们的Caption这样说了,第五次?”“第七次,Sir,还有两次分别是您参加研讨会跟去彼得帕克先生家的时候,Sir”托尼抬起头冲着史蒂芬耸了耸肩,“或许我应该给你找点别的事做,史蒂芬,要不要来帮忙?”“乐意至极。”美队起身离开桌子朝托尼走了过去。


索尔根本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到了彩虹桥被开启了,是有谁要过来?他离开阿斯嘉德之前有跟海姆达尔说过,如果父亲执意要处决洛基,到时候让他开启彩虹桥,自己会回来救他的。虽然并没有联系自己,但…洛基出事了?所以直接彩虹桥开启要自己回神域?索尔想到这,抬起右手一招,一把握住飞过来的锤子,然后抓着锤子就飞了出去。“下次你们谁能提醒提醒他,我们这里有阳台,别老破窗?!”托尼史塔克抓狂的吼道。“贾维斯,换玻璃…”

洛基到了地球上之后有点懵。他是知道海姆达尔选择着陆点的时候都会选写人迹罕至的地方,但把自己扔孤岛上就过分了。洛基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头一次打了退堂鼓,虽然自己是冰霜巨人的后代,可是对于水…洛基撇了撇嘴,真心喜欢不起来。就在他准备用用魔杖施法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听到了熟悉又讨厌的雷声,可不么,忘了这里有那个甩锤子的人了,他还是自己此行的目标,看到彩虹桥开启他怎么可能不来看看,既然有顺风车那就不用自己费力了。洛基心安理得的坐下来等着索尔过来。



索尔赶到的时候,看见自家弟弟乖巧的坐在岸边等着自己,差点就笑出声,他基本可以确定海姆达尔是故意的了,洛基讨厌水却把他扔到四周全是海的孤岛上,洛基简直就是只猫咪,怕水,傲娇不亲近人,还爱炸毛。但是偶尔的乖巧也是让人喜欢到不行。


他落到洛基的身边,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立马被他一巴掌拍掉,另外白了他一眼,啊哈,不亲近人。“弟弟,是父亲让你来的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洛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我亲爱的哥哥,我来这是为了…我的惩罚。找到你帮助你保护…这里。啊,父亲还给了一个处罚,不过显然那不是给我的而是给你的。”说罢他把奥丁交给他的信件递给了索尔。“很好,什么处罚也等我们离开这里再说,抓紧了弟弟。”


“什么?…”洛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索尔拦腰带着他飞走了。就没指望这个满脑子里都是锤子的人能听完别人说话!洛基腹诽着然后默默抬手环住了他的腰。



“哇啊,看看索尔带回来了谁。”托尼抬头看着飞近的两个人,捅了捅一旁帮自己搬零件的史蒂芬,“洛基?他来干什么?哦天呢博士冷静冷静,浩克出来的话这里可能又要重新装修了。”索尔跟洛基飞回大厅之后,看见即将暴走的博士,下意识的把洛基护到了身后,“博士!嘿,冷静,洛基不会再造成伤害了。我保证。冷静一点,他说带来了给我俩的处罚!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要受罚就是了。”



这时整个大厅的人都把目光聚到索尔身后探出的脑袋上,洛基摊了摊手走了出来,“哇哦,冷静先生,咳咳,我为我之前的事道歉,显然我当时为了报复我哥哥选的方式太过偏激了,我很乐意接受我父亲的惩罚,当然他通过弗丽嘉,我别无选择,来这里协助索尔保护中庭,。”说罢他转身面向索尔,“我亲爱的哥哥,我如果是你,我会现在就看父亲给你的信,相信我,接下来大发雷霆的人绝对不会是我。”


索尔将信将疑的将手里的信来来回回读了三遍,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信一动都不动。托尼朝着洛基喊了一嗓子,“嘿cat,你知道你们老爸写的什么么?”“大概…还有,你叫我什么?”“cat,说一下吧,索尔明显脑子已经不够用了,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他支个招。”“总之是关于他与我要结婚这件事。还有,你再叫我cat我就把这里给你移平你这个愚蠢懊恼的中庭人!”“关于愚蠢这点你说错了,我敢说没有比我更聪明的地球人了,好吧可能有,但绝不是愚蠢。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你们两个的婚事…哇哦~这真的是…”


索尔终于从信中回过神来,“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可以把我驱逐出阿斯嘉德甚至处决我我都无愿无悔,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还要牵绊上你的一生,这太不公平了,你应该跟他谈一谈。”索尔看向一脸诚恳的洛基,自己很难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他真实的情绪,他太会隐藏自己了。婚事这件事他虽然也有点摸不准父亲到底怎么想的,但他心里并没有洛基说的怒火厌恶等一丝的负面情绪,甚至还有一丝窃喜,“婚事这个虽然我还有点理解不了,但这是不是就代表你不会再离开我了?那我肯定会努力接受这个事情的弟弟!”


洛基傻兮兮的盯着自己那傻哥哥,这跟自己料想的不一样啊?他竟然不反对,不反对?!那这是不就意味自己真的要跟索尔结婚了?这一定是个假的索尔!洛基默默的召唤出了魔杖,这个虚假的世界还是毁了吧。

—TBC—

评论

热度(88)

  1. 快来削我啊彭格列◇Ryot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