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诺灵顿准将x杰克船长】《旧习难改》【链接见评论】一发完

一开始就很喜欢他们俩

满:

*人物源自《加勒比海盗》


*詹姆斯·诺灵顿准将x杰克·斯派洛船长


*分级:nc!17


*一位落魄的前准将和船长杰克斯派洛之间的决♂斗。


《旧习难改》


杰克斯派洛认为半夜偷偷溜进他房间的只有两种人。


小偷和情人。


但很可惜,詹姆斯诺灵顿并不属于这两种中的任何一个。


詹姆斯诺灵顿先生,这位据其自己所说追着杰克斯派洛航遍七海,最终在一场飓风中失去所有的前准将。凭着杰克斯派洛那所剩不多的良心,他也会告诉你,詹姆斯诺灵顿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准……水手,我想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到我的房间来。”杰克斯派洛不动声色地把剑挂回到身上,然后又将手落在了腰间的火枪上。即使这位前准将说要应其招募,杰克斯派洛仍然不敢对他放下警惕。


“哦抱歉打扰您的休息,船长。”诺灵顿刻意这样恭敬地说着,他的醉意和酒气从门口的位置传来。杰克有些厌恶地抽了抽鼻子,他喜欢朗姆酒,但是不喜欢喝朗姆酒的酒鬼。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杰克往油灯照不到的阴影处隐了隐。诺灵顿走进来,满身的恶臭和泥泞已经被洗掉了,还有那头烂七八糟的假发。他手里的朗姆酒瓶举到半空中,最后一滴酒液落进口中。他咂摸着嘴巴,然后打了一个酒嗝。


诺灵顿没有说话,杰克也没有,他们之间只剩下诺灵顿沉重的呼吸声。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招募这些人。”诺灵顿的脚步声朝着杰克靠近,他把朗姆酒瓶顺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厚重的瓶底发出闷响,杰克顺着他来的方向沿桌子移动着。“老弱病残……只有那些傻瓜们才会以为他们真的能登上一艘出海的船。”诺灵顿低声笑起来,“戴维琼斯……你欠了他什么?”


杰克不得不承认诺灵顿是个聪明人,但是他并不打算向其兜底,“无外乎海盗们都想要的那些。”诺灵顿和杰克的位置还在不停地变换着,很快,诺灵顿就成为了隐在黑暗中的那个,然后他停下了脚步。“那你在找什么?”诺灵顿问道。“足以偿还他的东西。”杰克避重就轻地回答着,诺灵顿又一次笑了起来。“是你让威尔特纳过去的。”诺灵顿的话让杰克心里微微一沉,但是他表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又露出了那副惯有的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知道,我总是支持你的那个。”


这样的示好并不能改变什么,杰克反而激起了诺灵顿的怒火,他猛地拍向桌子,刚才的朗姆酒瓶应声掉落在地上。杰克往后撤了一步,碎片打在他的裤腿上,他微微皱起眉头又很快地松开了。


“杰克斯派洛,我们来比试一场,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的一个要求。”诺灵顿说道。“我为什么要答应?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还有,我是杰克斯派洛船长。”杰克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就这样答应他,至少在杰克自己有七成把握之前。


“很抱歉船长,我并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


杰克斯派洛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喝多了的人都有些无赖,就连这位曾经算得上是正直的准将都变得滑头起来。如果不是杰克反应快了一步躲开,只怕是刚才从黑暗中刺出的剑已经将他的嗓子捅了一个对穿。


船长室并不大,再加上杰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和船体本身的摇晃,两个人的战斗十分艰难。更何况这充其量只能算是詹姆斯诺灵顿的单方面追杀,杰克一边躲着一边偶尔反击一下,他并不想和诺灵顿搞什么决斗,而且诺灵顿的剑法比他好,这才是杰克斯派洛最不想承认的一点。


狭窄的空间里两个人就像是笼中互啄的鸟一样,零零落落的东西撒了一地,杰克有些狼狈地躲过诺灵顿的一剑,他现在确实觉得自己的东西有些或许碍事了。


“杰克斯派洛!”诺灵顿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其实杰克希望他能再大一点声,最好把那些熟睡的水手们都吵醒。诺灵顿的剑毫无章法地劈向杰克,这对于一位剑法超群的前准将来说多少有些讽刺,但此时此刻诺灵顿似乎只是想发泄他的怒火而已。


杰克寻找着机会掏出火枪,他实在是不想和这位疯先生继续纠缠下去,而且是这位曾经试图抓捕他的疯先生。


“如果你输了呢?”杰克在这决斗的空隙中问道。“输了……”诺灵顿似乎对这个词有些不屑,他突然将剑收了回来,还打算继续抵挡进攻的杰克险些扑了一空。


“我不会输第二次。”


诺灵顿的话音落在黑暗之中,刚才还有些微弱光芒的油灯突然灭了下去,这一瞬间两个人的呼吸都屏了起来。


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沉闷憨实,甲板上似乎有人在走动,木板吱呀地从头顶上传来。这是个好机会,杰克放轻脚步朝着门口的方向慢慢挪去。


“你要去哪里,船长?”枪械扳动的声音让杰克在黑暗中忍不住在心里咒骂着,但还是乖乖举起了手,诺灵顿贴到他的身后将剑和腰间的火枪一齐拿走。“船舱里有些闷热,我刚才想应该去甲板上……”诺灵顿的冷笑让杰克斯派洛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他认命地咽了一下口水,“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先生。”杰克讨好地说着,他故意放低身体,就连那副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语气都收敛了一些。“你输了,船长。”诺灵顿并没有理会这一点,他把杰克的武器们扔得老远,铁器落地的声音砸得杰克心里紧了一下。


出卖灵魂还是牺牲金钱?


杰克在这两点之间抉择着,但是他发现他哪个也不想失去。


然而之后诺灵顿做的事情让他觉得,上面那两个选项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诺灵顿脱了他的裤子。


这可就有点过分了。


“准……”冰凉的枪口抵在了杰克的后脖颈上,他立即把嘴巴闭上讪笑着重新说道,“额……诺灵顿。你知道,有些时候旧习难改。”


诺灵顿一巴掌落在杰克的屁股上,然后那只聒噪的麻雀终于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


“要不然……我们谈谈刚才你说的那个条件?”杰克是万万没想到詹姆斯诺灵顿这么个看起来浓眉大眼的,口味还挺独特。“我的条件就是干你,杰克斯派洛。”诺灵顿低下头,他凑在杰克的耳边,最后一个落下的低沉声音让杰克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


“不不不不不,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杰克迅速转过身顺手把自己的裤子拽起来,火枪直直地朝向他。杰克微微矮下身子,他的眼睛盯着诺灵顿,手却偏偏放在枪管上。他缩着脖子把枪口推开,“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我要干你,杰克斯派洛。”屋里没有光亮,诺灵顿那双被酒气熏得浑浊的眼睛此时却又亮得出奇,显然刚才的一番打斗让酒气冲进了他的脑子里。他很亢奋,这一点杰克从他那句听起来就很危险的话中感受到了。


【https://m.weibo.cn/5943842825/4115078887834638】


朗姆酒的醉意快要醒了。


又或者说詹姆斯诺灵顿从来没有醉过。


杰克斯派洛仍然是杰克斯派洛。


他是大海上最游刃有余的骗子,就连亡灵和被诅咒者都无法识破他的诡计。


“看来你不能实现你的愿望了,”杰克斯派洛懒散地躺倒在地上,上扬的尾音是掩藏不住的得意。他吸吮着自己的手指,把那上面自己的体液舔舐进嘴里。


诺灵顿哼笑着把裤子重新穿好,像是附和又像是有点嘲讽,他点着头。


船长室里一瞬间落入了无声。


然后突然间,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去的两支火枪分别握在两个人的手里。


“对不起。”


他们两个毫无诚意地说着,就像是知道彼此的下一句话一样地笑起来。


“旧习难改罢了。”


END

评论

热度(131)

  1. 快来削我啊爬墙如飞的满 转载了此文字
    一开始就很喜欢他们俩